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7章 胆子与勇气

    当年兰迪·史密斯在训练营震惊全美,被誉为有史以来身体最好的后卫,他的打法,有些像朱利叶斯·欧文(juliuserving)这样的同时代人,都以快攻和“篮筐之上”拉杆动作为标志。你可以将他视为70年代的威斯布鲁克,那个沉默的爱的扑街认为这家伙更像凯文·约翰逊。

    要吃人般的一扣,考恩斯把火发到行将退役同伴身上:“洪多,你他妈搞什么呢?就算是最后一场也要全力以赴!”

    “骚瑞...”妈妈常教导韦夏,出门之外犯错一定要认。

    考恩斯眉头拧成了疙瘩:“哪学的怪口音?”

    “我还会用中文道歉,你想听吗?”

    “你他妈今天怎么怪里怪气的?”

    “呃...有吗?”这么明显的吗?

    韦夏太激动了,他简直想在现场跳个芭蕾舞,考虑到那么做会给饱含伤感之情前来送别哈夫利切克的球迷留下极其糟糕的印象,还是算了。

    就用90年代的篮球回报现场球迷吧!他自大地想着,转眼又被史密斯肘翻。

    还好内线卡位失误,不然戴夫·宾专程喂给他的球就要向着界外飞去了。

    史密斯把人放倒后全无悔过之意:“是不是觉得自己要退役了,怕受伤?躲躲藏藏的不像是你的打法呀洪多。”

    闻言,韦夏脸色微变。

    由于现实中的他身材矮小,容易吃对抗,他总是飘着打,尽量不吃身体接触,而放到70年代,不对抗你根本没法比赛。

    没有高明的战术,不存在针对你技术弱项的陷阱,不会明面上放你进来其实等着你的是由三个人形成的口袋,没那么高级,人盯人在当代被运用到极致,对待核心的最高级待遇是包夹。因此,那些身体素质超越时代的怪兽们往往能打出跨时代的表现。

    韦夏不由起身。

    他的意识进入了哈夫利切克的身体,但身体仍然是哈夫利切克,他不仅要活用对方的技巧与经验,还不能辜负对方纵横联盟16年的威名,哪怕是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战,也要以哈夫利切克式的风格去战斗。

    约翰·哈夫利切克是什么样的人?

    最佳答案是:凯尔特人的胆子,凯尔特人的勇气。

    与其说是15岁少年的热血激活了哈夫利切克的竞争本能,不如说,他们拥有同样的性格。现实中的韦夏球风偏软,不是他想要的,他的身材决定了他的打法。而现在,他拥有196公分的职业球员身体,怎么能在对抗面前退缩?如果他真的因畏惧对抗后退,从梦里醒来后他会给自己一个响亮到打破脸皮的耳光。

    连续几个回合,韦夏忘记了他想做什么,他就像真正的哈夫利切克一样防守,跑动,时时刻刻从不间断的身体接触让他的状态像过山车上的客人一样,情绪总是随着难以直视的高速飞翔而剧烈跳动。

    他连着四个回合锁死了拥有怪物身体的史密斯,抓住篮板球,推反击,接宾的长传后点给钱尼上篮。

    终于有一次,他做回了自己。

    第一节第六分钟,韦夏持球过半场的时候遭遇“坏消息”马文·巴恩斯(marvin“badnews“barnes),此人抢劫、斗殴、西毒、非法持枪、贩卖独品...甚至在赛季期间被判处有期徒刑半年——如此混蛋,活生生地站在韦夏的身前,还好他正专注于比赛,没空从哈夫利切克的脑海里回忆巴恩斯是个什么样的人,不然会当场吓死的。

    正是由于他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地表现自己,右手快速运球的情况下,将“坏消息”的注意力勾到他的强侧,等对方的重心彻底定住,却冒着被吹翻腕的风险秀出大幅度的背后运球。

    那是个不允许持球手表演的时代,能带来如此赏心悦目的表演的球员,只有不朽的“手枪”皮特·马拉维奇(peter“press“maravich)。而当韦夏做出此举,古老的花园球馆进入了新一轮的高潮,“坏消息”带着他一身的腐烂气息滚到了边角,韦夏控制皮球继续前进。

    “上帝啊,这是洪多吗?!”

    “所有人都说洪多不会表演,他今天就是要让我们看看他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

    韦夏的背运晃飞巴恩斯,前方一片空阔,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他开足马力,冲到前场完成了哈夫利切克职业生涯的第二记实战扣篮。

    现场彻底失控了,球迷疯狂地咆哮,惊得勇敢者叫暂停来让现场的气氛缓一缓。

    这种氛围下,没有人可以好好打球,太可怕了。

    雷德·奥尔巴赫看着哈夫利切克,感觉自己不认识这个由他亲手带到球队里的家伙,“那个人真是洪多?”

    暂停期间,“洪多之歌”1淹没赛场。

    1还是解释一下吧,“洪多”的外号出自1953年约翰·韦恩出演的电影《蛮国战笳声》。

    韦夏轻轻地喘息,直到走下场他才发现哈夫利切克的体能了得。

    从一开场他就在奔跑,勇敢者没有送别传奇的样儿,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兰迪·史密斯的对抗像疯狗一样。

    要知道哈夫利切克已经38岁,可是现在他没有感觉到疲惫。

    汤姆·桑德斯问他要不要继续打。

    “当然。”韦夏用力点头。

    哈夫利切克的表现已经超出所有人预期了。

    就像个朴实的民工突然摇身一变成了金碧灿烂的王子,他哪来的那么多花招?方才的几次持球突破,别说观众了,就是朝夕相处的队友都没见过啊。

    他们有太多的疑问,但注定得不到解答。

    因为今晚过后,“洪多”就要退役了。

    也许他一直在压抑自己的表扬欲望,这的确是他干得出来的事情。

    韦夏没想到他这个被许多人诟病打球一板一眼的人来到当代居然被吹到了新高度,不禁让他有些飘飘然,他甚至希望永远不要醒来,可就算不醒来,今晚也是最后一场,哈夫利切克要退役了...没等到他为终要结束的比赛失落,暂停时间便到了,他得重新上场。

    即将结束的第一节让韦夏十分不舍。第一节结束代表比赛只剩下三节,他发现他爱极了比赛。这场梦让他再次确定他以后要打职业篮球,即使打不到nba,也要去其他国家的联赛打拼,即使是赤道几内亚的篮球联赛...

    第一节就要结束,所有人争夺着失控球。

    哈夫利切克的经验让韦夏奔向了无人掌握的皮球,它即将出界,除非有人愿意舍身飞出。

    韦夏并不认为他有勇气去做这件事。

    但约翰·哈夫利切克有!

    他是凯尔特人的胆子,凯尔特人的勇气,那一刻,好像不是韦夏控制着身体,而是身驱使韦夏去追逐皮球。

    他飞出场外将球救回,由此扑翻了一小排球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