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风雨欲来第四天

    有荒川之主吸引小座敷们的注意力,猫又终于脱身开来。

    猫猫在小孩子里面可是很受欢迎的。

    “该教小座敷们一点常识了。”

    猫又竖起耳朵,“嗯?”

    “娜娜明会在荒川待一段时间,让他带带小座敷们怎么样?”神明大人咨询座敷童子大家长的意见。

    猫又坐起身子望了望陆绒,两只前爪规矩排在身前,尾巴绕到前面来放好,绅士一样的猫咪,“七海吗?”

    让人类来教导座敷童子,总让猫又不安。

    猫又不是那种亲近人类的妖怪,大家长总是担心小座敷们会被人类伤害。

    但是猫又也知道时代变了。

    不是那种偏安一隅就能平安度日的时代,对外面世界一无所知的话,就会不知不觉当中重新回到被圈养的日子。

    妖怪对这种日新月异感觉到由衷的不适应。

    “座敷童子本身就属于亲近人类的妖怪。”陆绒看着严肃的猫咪,忍不住伸手摸摸。

    等猫又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伸长脖子给陆绒挠下巴,不自觉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表示现在在讨论很严肃话题的大妖怪伸手摁下了陆绒的手,皱着眉头不说话。

    神明大人不讲武德!

    神明大人又伸手过去。

    猫又把他另一只手在踩在爪子下。

    然后……陆绒就非常自然地捏着猫jiojio。

    温暖厚实的肉垫也很赞啊。

    猫又:“……”

    “稍微和人类接触一下没有坏处。”陆绒笑眯眯,假装没有看到猫又脸上人性化的表情,“现在毕竟是人类当道的时代。”

    猫妖没说话,陆绒也没打算让他当场就做出决定。

    座敷童子和人类的关系很复杂。

    这种小妖怪天生就是亲近人类,被宠爱过也被伤害过,作为大家长,猫又的顾虑和犹豫都是必然的。

    陆绒只是提出一个建议。

    最终由猫又判断。

    晚上他们住在了座敷童子这边,荒川之主眼疾手快跟着陆绒挤上了一张床,让众多想要和海獭睡觉的小座敷们惋惜地叹了口气。

    陆绒就笑着说,不如今天大家一起睡吧!

    座敷童子们的眼睛马上就亮了。

    荒川之主:“……”

    整个晚上荒川之主都睡得不安稳。

    总有那么一两个小小的手掌心悄悄地摸上他的背、他的腿,甚至他的屁屁!

    不耐烦的荒川之主直接变成了房子大小的体型,让座敷童子们都睡到他的背上。

    不要再乱摸了!!

    荒川的神明大人也跟着享受了一把睡大海獭的待遇。

    离开的时候,大妖怪松了口气。

    他真的是怕了那些小座敷们。

    又弱又小,说话的声音都细细小小柔柔的。

    打又不能打,骂也不能骂。

    说话的声音大一点,都会让他们眼泪花冒出来,雾蒙蒙的大眸子眨巴着望过来,瞬间让大海獭麻了爪。

    陆绒他们看望了中下游的妖族之后,一路上行到荒川的上游去。

    荒川的上游有数座山,茂密的树林构成完整的生态,有充足的食物的空间。很早的时候有人类政府试图开发山林,无论是发展工业还是旅游业都是一件极好的事,然后那届政府就给全国上演了“遇灾的一千种方法”,史称“年度政府灾难片”。

    后来其他人来询问的时候,陆绒和荒川之主都没有出面,还是书翁和他们打太极:“荒川是苇原中国、黄泉比良坂的交界,他们或许感染了什么污秽也说不定呢。”

    绝口不提荒川的妖怪们在其中做了什么。

    之后荒川的上游就被圈成自然保护区。

    所以有族群的妖怪们大多集中在中下游居住,不喜欢聚集的妖怪们则散落在上游。

    上游的妖怪却是荒川的主要战力。

    比如土蜘蛛。

    土蜘蛛自己占了一个山头。

    这种诞生于战场的妖怪,天生带有混乱、战乱的属性,平时安安静静地窝着还好,一旦开始活动起来,就是战乱的时候。

    而且他是蜘蛛。

    蜘蛛类型的妖怪在日本一直很受忌惮,从以前开始,其他妖怪就会主动避开蜘蛛,人类的阴阳师、除妖师甚至还会定期组织,专门猎杀这类型的妖怪。

    从黄泉女神的怨恨中诞生的,也是蜘蛛型妖怪。

    之前地狱新招的那个渡魂的女孩子,身边跟着的也是地狱蜘蛛。

    除了荒川的陆绒,没有那个地方会主动接纳蜘蛛妖怪。

    荒川之主抱着陆绒在山脚底下望了望。

    大妖怪也不放心土蜘蛛。

    曾经被封印的妖怪,要不是被人为破坏掉封印,他本身不应该在这里的。

    人类花了大代价让荒川的神明出手,神明大人划了个山头给他之后,就连封印都没有下。

    “没醒呢。”陆绒见状,也不要求上山。“走吧。”

    荒川之主皱着眉头就没放松过。

    “您……”

    “没事。”陆绒间隔那么多年之后,才对荒川之主吐露出了真相,“只要没有战争,土蜘蛛就不可能醒过来。有了战争之后,就算封印了他,土蜘蛛该出现的时候还是会出现,哪怕消灭了他,战争仍然可以催生出第二只、第三只的土蜘蛛。”

    还不如就这一只呢。

    被吊打之后就知道怎么做蜘蛛了。

    荒川之主是第一次知道土蜘蛛这种妖怪的真相,惊讶道:“永生不死?”

    “不。”陆绒望着那座山。“这是战争的伴生物。”

    最早这只土蜘蛛是什么时候诞生来着的?

    是神明的战争中诞生出来的。

    高天原的神明们奉天旨意征伐八云,神明的鲜血和怨恨之中催生出了这天地之间的第一只土蜘蛛。

    就好像那些常年围绕在伊邪那美身边的蜘蛛女妖们。

    可笑的是,这对闹翻的夫妻居然不约而同地催生出同一系列的衍生妖怪。

    那个时候,伊邪纳岐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天”。

    所以土蜘蛛才那么强。

    他甚至能将其他后来诞生土蜘蛛们都吃光了,原本是一类妖怪的名字,就变成了他一个的名字。

    于是说起土蜘蛛,所有人只知道荒川山头的这只土蜘蛛。

    从神明的怨恨中诞生的土蜘蛛,天生自带神力免疫,别说是妖怪了,他甚至可以弑神。特别是对高天原的神明。

    荒川之主紧皱眉头,很快就带着他的神明离开。

    “您不应该冒这个险的。”

    每次荒川之主提建议的时候,语气就会变得分外凝重。

    都用上了“您”。

    看来真的是很不赞同了。

    陆绒笑了笑,伸手抱住荒川之主的脖子。

    高大的妖怪把陆绒往上颠了颠,确保对方能够不吃力。

    陆绒的唇角弯了起来,和荒川之主贴贴。

    “倒不如说我是最合适的。而且我跟土蜘蛛说好了,以后还要他帮忙呢。”

    大妖怪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会需要用到土蜘蛛这种妖怪。

    虽然战斗力顶尖,但太危险了。

    很可能就杀敌一千字损八百。

    在荒川境内,除了陆绒,只有荒川之主能和他一战。

    “荒川最好了。”陆绒蹭了蹭大妖怪。

    面对神明的撒娇,他还能说什么呢。

    荒川之主也贴贴陆绒。

    “不要让我担心,好吗?”

    陆绒笑起来。

    “最喜欢荒川了。”

    荒川之主:“……”

    一直不习惯直白的大妖怪,耳朵肉眼可见的红了。

    他故作沉稳地说:“好。”死活憋不出一句:我也喜欢你。

    害羞的样子也可爱爱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