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风平浪静第十天

    如果能站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观察荒川,就会发现荒川的奇特之处。

    荒川的原著妖怪们依旧信仰并敬重荒川的神明,但年轻一辈以及附庸过来的新妖怪们对此就要陌生得多了,他们更加信赖荒川之主,并且通过荒川之主来维系对于荒川神明的信仰。

    用人类的体系来类比的话,就是政教分离,作为最高信仰存在的荒川之神,和实际管理统领荒川的荒川之主,在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微妙的分离状态,但因为两者一直在一起,无论是荒川之主本身,还是荒川内的妖怪们,都没有感受到这两者之间的差异。

    有了荒川之主作为实际管理之后,陆绒的时间就空闲得多。

    现在荒川之主还得坐在办公室批复底下送上来的文件时,陆绒还有时间呆在自己家里看着那只睡在猫窝里的娜娜明。

    姜黄色的猫咪将伤口护在最里面,肚子朝下,蜷成一团睡觉。

    这是灵魂受伤之后最好的治愈方法:在一个足够合适的地方安安静静地睡长长的一觉。

    没有比荒川更适合的地方了。

    特别是荒川大厦这个位置,这段荒川跟底下的光脉完全重合,没有比孕育出所有生命的光脉更适合修养灵魂。

    就是娜娜明太可爱了。

    陆绒忍不住偶尔手贱去逗他。

    摸摸他的耳朵尖,撩撩他的胡须……之类的。

    娜娜猫真的好可爱。

    睡着的样子都一本正经。

    神明大人快乐地将自己钟意的灵魂藏在房间里,就像是巨龙藏起来了他的宝石一样,还时不时地把玩几下。

    忍无可忍的猫咪最后只好用爪子捂着耳朵,把脑袋藏在jiojio底下,把自己团成一个球睡觉。

    也只有猫咪这种液体生物才能做到这样的动作了。

    小学生外表的萤丸看着陆绒逗猫,也蹭了过去,“陆绒大人,您为什么不把七海大人送回去?咒术师们已经开始找他了。”

    陆绒摸着七海猫猫的后背,笑着说:“现在的七海离开荒川就必死无疑了。”

    “咒术师的人数很少,伤亡率很高,加上叛逃和高层管理不善,受伤的咒术师如果不能利用咒术快速恢复的话,很快就会死在战斗之中,就连渣都不会留下来。”

    萤丸听得皱起眉头,“听起来真糟糕。”

    “因为咒术师啊,本来就是‘人’这个群体的斗争。”陆绒漫不经心地说。蓝色的眼眸中毫无感情,在萤丸看来陆绒只有在这个时候才特别符合他的身份。

    高高在上的神明大人。

    对蝼蚁般的其他生物自然的漫不经心。

    一度觉得陆绒大人太过富有感情和关心人类的萤丸,每当这个时候才放下心来。

    因为他是人类制作的刀剑,才会更深刻地理解到,过于靠近人类绝非什么好事。

    萤丸曾经见识过过于亲近人类的付丧神下场,他这位同类因为过多出现帮助人类,在饥荒的时候被定义为“灾难的源头”,最后在天照大神的神庙当中被“拔除”。

    付丧神最后的哀嚎萤丸至今难忘。

    萤丸垂眸看着七海猫猫,敛去了其他思绪,只听他的神明大人说:“诅咒和咒术师之间的事情,我们最好不要管太多哦。”

    萤丸鼓起脸颊,“陆绒大人才是,一开始就不应该帮他们净化邪祟的!”

    “嘛。”陆绒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我也有我想做的事情啦,打打擦边球而已。有本事就让天来找我啊。”

    “陆绒大人!”

    随意提及神明的姓名是一件在神明之间都很忌讳的事情。

    因为会被所叫的神明听见。

    如果借此降临那就真的太糟糕了。

    陆绒却笑起来,“放心好了,他绝对不会来的。就算听见了也会当做没听见。”

    “这里,可是荒川啊。”

    苇原中国、光脉和黄泉比良坂的交界处。

    再给一百个胆子伊邪纳岐,他都不会到这么“危险”的地方。

    毕竟那个神明啊,可是会被死去的妻子吓跑,跑了之后害怕到会洗眼睛的懦弱丈夫。

    萤丸却听出了另一个意思,“对,这里可是陆绒大人的荒川啊。”

    只要陆绒在,荒川就不惧怕任何敌人。

    哪怕对方是天。

    生活在荒川的妖怪们,从来不畏惧神明,哪怕对方是有“天”之称的伊邪纳岐。

    他们只信仰荒川的河神大人。

    陆绒哭笑不得。

    “我们先上去找地方吃饭,再去看荒川之主吧。”

    一听可以跟神明大人一起吃饭,付丧神也不管那只睡着的猫咪了。“我想吃炸鸡。”

    “好啊。”

    与此同时的荒川边缘,两个特级咒灵蹲在巷子里面,只要走出巷子就会到达荒川的地界。

    “怎么样,花御?”一个脑袋像是喷涌火山的人形东西问道。

    之所以说他是“人形东西”,是因为他的相貌实在不是人类所能拥有的,充满了异样和扭曲的,哪怕有相同的感情和感情的表达,也绝对不会被认作是同类的,东西。

    被称作为花御的另一个,则是与人类相差更远的存在,眼睛的位置被树枝代替,左手右臂的位置只有一个和身体直接缝合的包袱。他的右手撑在地面上,沉默地对着他的同伴摇摇头。

    “联系不上啊。”

    他看着巷子之外阳光满地,弱小的妖怪随处可见,不少跟人类一样穿上的西装打着领带,完全是上班族的模样。

    “啧啧,乌托邦。”火山头名叫漏瑚,他看着那边一幅其乐融融的样子就气不顺。“神明的骗局。”

    从人类负面情绪中诞生的特级咒灵,天然对人类信仰的神明不屑一顾。

    虽然荒川河神是个例外。

    但他也不讨咒灵们喜欢。

    还没想好下一步怎么行动,漏瑚身上的手机就响了。

    “漏瑚,差不多得了。”电话那头的男人并没有他们的神色那种凝重,“早说了收敛一点,现在真人是踢到钢板了。”

    这话听得漏瑚咬了咬牙。

    “你们可别去荒川,那里的妖怪和神明都不是吃素的,一踏入荒川的地界就会被发现。接下来只能我们调整计划了。”

    并不甘心的漏瑚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现在的办法,等。”男人说,“真人之前的术还在,证明他没有被消灭。”

    “跟神明硬碰硬我们完全没有胜算,等计划实现之后,我们才有立场跟神明讨价还价。”

    “跟神明讨价还价?”

    男人笑了一声,“对。”

    话是这么说。

    不过现实是怎么样,他早就知道了。

    根本不需要信仰的荒川河神,从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

    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插手真人的事,但插手了他们也没办法。为今之计就是重新专注于他们的计划当中。

    这种计划外的事故,也早就计算过了。

    就算真人不在,也有其他人补位。

    漏瑚不信任对方。

    然而他也没有办法。

    他看了一眼花御,两个特级咒灵消失在了巷子里。

    除了荒川的神明之外,没有人知道曾经有过那么危险的咒灵在荒川边界处出现过。

    就算知道了也无所谓。

    荒川,可是有神明守护的地方啊。

    ※※※※※※※※※※※※※※※※※※※※

    苇原中国:人间世界。

    黄泉比良坂:通过黄泉之路。

    ++

    我,可是一个会补番的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