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风平浪静第一天

    “五条老师,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白发的高大青年带着黑色的眼罩,双手插在口袋里,笑眯眯地说:“我们解决不了的事情,找能解决的人啊。”

    虎杖垂眸看着五条悟手里的黑色瓶子,宛如黑雾的东西没有实体,在瓶子里面就像是普通的水一样,随着五条悟的步伐上下晃动,这个柔柔弱弱的样子根本就看不出来它没进瓶子之前凶狠的样子,所到之处皆被吞噬殆尽的诡异东西。

    砍不断、烧不掉,物理攻击和咒术攻击对他一点作用都没有,虎杖对它毫无办法。

    跟诅咒什么的都不太一样,如果真的要形容的话,虎杖觉得这玩意就像是深渊淤泥当中的硅胶塑料,软,有韧性,又黏糊糊的很恶心。

    “这个东西,”五条晃了晃瓶子,“叫做‘邪祟’,你可以理解为咒力的另一种形式,只是不太一样,没有意识,也没有实体,光凭咒术师很难净化的东西。”

    粉色头发的少年懵懵懂懂,“那谁来解决他?”

    “神明。”

    “神明——?!!”虎杖大叫起来。

    隔着眼罩都能看到五条上挑的眉毛,他奇怪地问道:“你就连诅咒什么的都不吃惊,为什么会对神明那么吃惊?”

    “因、因为是神明啊。”虎杖觉得他自从进入了新的学校之后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那个神明耶!”

    五条悟态度相当平静,平静到虎杖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丝不屑,“这里可是日本,什么都不多。”

    虎杖愣了愣,听出了一点意思。

    不过很快他的老师都耸了耸肩,恢复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我们这次要见到的神明有点特别,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会挺喜欢你的。”

    虎杖小同学眨了眨眼睛。

    “他们对未成年都相当宽容的,等过两年就不一定了,好好享受被优待的日子吧!”

    虎杖悠仁以为他们会去什么神社之类的地方,结果却发现他们的目的地是一处大厦。高级的现代建筑带来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这种建筑在京都之类的地方还挺常见的,但是在这里就感觉太不一样了。

    虎杖环视周围一圈,都是平矮的传统建筑,这栋高楼大厦显得特别明显。

    ——就靶子一样。

    他们在大厦的门口和七海建人汇合。

    一直穿着白西装的七海难得换了一身深色的墨蓝色西装,内衬换成了白衬衫,领带却换了浅蓝色的款式,眼镜也换成了普通的平光眼镜,面容比之前戴绿色镜片的时候要柔和多了。

    男人站在门口抬手看着手表,当五条悟带着虎杖上前打招呼的时候,七海锐利的眼神就连五条身后的虎杖都感觉到了刀刮的锋利感。

    “你迟到了。”

    五条嘻嘻哈哈:“有点事情耽误了。”他拿出了那个黑色的小瓶子。

    明知道他说的是借口,五条悟就是迟到惯犯,但七海没有再这里过多纠缠,他接过了瓶子,转身带着他们进入了大厦。

    虎杖抬头看着大厦的名字:“荒川大厦”。

    挨着荒川的河流就这么直接的使用了河流的名字来自命名。

    这种也挺常见的。

    就像是东京的商店、大厦,也喜欢叫做东京xxx,不过很少有能直接冠名的。

    大厦内部的装修意外的跟他外面一体的蓝色玻璃不同,相当的古建筑风,内里有很多海浪的图案,各种明纹暗纹,多到让人有一种置身于海浪之中的感觉。

    这也太多了吧。

    一个接着一个好像在动一样。

    虎杖多看了两眼,觉得自己要晕浪了。

    走在他身前的七海注意到了高中生的走神,不着痕迹地落后了两步跟他并肩走,挡住了少年被浪纹迷住的视线。

    有了七海的隔挡,虎杖总算感觉好很多了。

    他看着七海上前在前台处登记,将一直带着的武器交给了她,前台的小姐姐是个黑色的妹子,穿着橙色的金鱼和服,笑得特别可爱,她接过了七海的刀之后又看了看他身后的虎杖和五条,笑眯眯地说:“七海大人,请。”

    平时虎杖对这样的女孩子根本不会这样冒犯,现在他的眼睛却忍不住落在她身上。

    皮肤会反光?

    什么新品种的化妆品吗?

    多亏了钉崎野蔷薇,虎杖现在总算不会问出那种“为什么你的眼皮是蓝色”、“为什么你的颧骨会闪光”的愚蠢问题了。

    一直在走神的虎杖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平时经常会为他解答疑问的五条悟,自从进了这座大厦之后就显得异常沉默,沉默到有些乖巧的意思。这对于五条这位叛逆青年来说很少见。

    进入电梯之后,七海才松了口气。他伸手一点就是最高楼层。

    不过这座电梯也只有那么几个键,一楼,顶楼,以及……负26层?

    “好了,我们马上要见到的就是荒川的两位统治者,一位是荒川之主,他是荒川所有妖怪的统领,另一位是荒川的神明。”七海看了一眼已经开始浑身绷直的虎杖,“不用担心,你跟着我走就好了,但最好什么都不要说。”

    虎杖点了点头。

    第一次见神明,有点紧张。

    七海还是那个可靠的大人,他屈指敲门之后,得到了应允才进去,虎杖悠仁跟在他身后,好奇又紧张地看向室内——

    宽大的办公室里有一个人那么高的……水缸?游泳池?还是鱼缸?虎杖看了一眼办公室,才发现顶层这里只有一个办公室,其中水就占据了一半以上的空间。

    “初中生?”

    刚刚升上高中的虎杖看过去只有一个个子不高的少年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宛如不知世事的少爷跑进了大人的办公室里,他下意识地说道。

    对方听见他的声音转过来,虎杖想起进来之前七海的嘱咐,而对方挡在虎杖面前,肉眼可见地紧张起来。

    “请您原谅他的冒犯,荒川大人。”七海对着少年恭敬地鞠了个躬。

    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的虎杖悠仁,迟了两秒也跟着弯下腰去,不过他弯下的角度还没有超过15°就动不了了。

    五条悟皱起了眉头——

    倒是被慎重对待的少年转过来,不在意地摆摆手:“没事没事,这是你们的新生吗?”

    对方那双蓝色的眸子转过来的时候,虎杖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

    “是的,荒川大人,他是今年新入学的高一生,虎杖悠仁。”七海介绍道:“以后也请您多多照顾了。”

    少年眨了眨眼,“他也不需要我照顾吧,不是有人照顾他了吗?”

    虎杖以为他说的是七海和五条,他们两个人却清楚地知道是对方指的是两面宿傩。据说一千年前,能够封印两面宿傩还有对方的帮忙在里面。

    然而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了,咒术师内部都经过了好几轮的更迭,剩下三大家族内部似是而非的传说。不可置否的是,三大家族内部对荒川的忌惮很深,专高安排的活动范围也若有若无地绕过这里。

    倒是一直趴少年怀里的东西跳了出来,他在办公桌上立起来,眯着豆豆眼,嘴里说的话却拉足了仇恨值,“呵,你也有今天。”

    虎杖定睛一看,确定对方是一只海獭。

    就是那种毛茸茸,整天浮在河面上踩水玩的海獭。不过对方并不是什么普通褐色的品种,一身水蓝色的毛,肚子还是白色的。

    如果说话的声音不是那种男低音炮就好了。

    跟他可爱的外表真的不搭。

    有了前一次的教训,虎杖也不敢乱说话。他不说话不代表没人说话。

    两面宿傩忍不住跳出来:“总比你好,哈,水獭!”

    两个非人类隔空battle起来。

    虎杖原本很想让对方闭嘴,然后伸手拍走了这边这张嘴,马上他就出现在另一边。

    话说为什么要对着海獭叫水獭啊?

    虎杖有心想问,想起刚进来的失礼,又默默闭嘴了。

    两面宿傩跟海獭吵的也不是什么有意义的话,就是相互鄙视对方现在没出息的样子,翻来覆去地拉满对方的仇恨值。

    虎杖小心翼翼地瞄了那位少年一眼。

    对方笑眯眯地凑上前撸着海獭的背,一身蓬松毛绒的海獭在干爽的环境里比毛绒玩具还要好摸的样子。

    看来是一点都不介意他们两个像是小学生一样隔空吵架。

    哪怕两个平均年龄已经超过了千岁,该幼稚的时候还是很幼稚。

    他不阻止,七海和五条也不说话。

    等吵得差不多了,少年才把站在桌面上的獭抱下来,一下一下手法轻柔熟稔地为对方梳理毛发,海獭顺从地躺下来,以一句“哼”高冷地结束话题。

    两面宿傩在虎杖的脸上吐出了舌头,“略略略!”

    七海被迫看了一场顶尖战力的隔空嘴架,心想无论战斗力多高,论嘴炮两个人都是小学生的程度。

    他扶了扶眼镜,一点都不慌。

    ※※※※※※※※※※※※※※※※※※※※

    关于海獭和水獭的问题,后面会有单独的番外解释。

    第一章把5t、小老虎和娜娜明拉出来给我拉一点人气~

    ps:鸽鸽最爱娜娜明。

    虽然5t老师很帅,非常帅,超级帅,但是娜娜明才是吾等楷模。而且天才虽好,普通人(?)的努力更加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