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十章真的怀疑我

    叶翩翩皱了皱眉,那三张照片是不是真的,景沉浩应该有判断,毕竟这三件事他都知道,其中两件他还在当场。

    “第一张是假的,那天我回来并没有被人拍到。”事实上,那天她很小心,不要说偷拍,要不是叶昭昭突然惊呼出来,其他人都未必能发现她身上的痕迹。

    想到这儿,她突然回头看了一眼。

    叶昭昭接到她的视线,马上反应过来叶翩翩这是在怀疑她。

    她面色变了下,语气小而弱了几分:“翩翩,你……这是在怀疑我?可,可那天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

    “我没有说怀疑你。”

    叶翩翩打断她的话,眸子略微沉了下,继续道:“订婚宴上那件晚礼服是你陪我一起去定制的,在那之前我没穿过,宴会上由于景沉浩没到的原因,我也没有上台,其他人也就没有我穿那晚礼服的照片。昭昭,你觉得那照片是怎么流传出去的?”

    叶昭昭瞳孔猛地一缩,往后退了半步,瞪大眼睛看着她,语气有几分不可置信:“翩翩,你真的怀疑我?”

    “不,我只是问你,那照片是怎么流落出去的?”叶翩翩面色微冷。

    “这我怎么知道?当时宴会上人那么多,谁偷偷拍了也不一定!在说,我也并没有你的那些照片!”叶昭昭面容惨淡,全是被信任的人怀疑后的伤心。

    对面沙发上坐着的景沉浩扫过二人,不知道想起什么,突然道:“我说恢复联婚的事,只跟叶董事一人说了。”

    这话,让叶翩翩心思一沉,叶昭昭面色更差了几分。

    只跟叶董事说的意思,那就是叶氏其他高层还不知道这事。既然不知道,那就不会有“两男争夺一女”的说法,最多就是像之前那样,说叶翩翩逃婚,奔向了陆远航而已。

    “可这也不能代表其他高层就不知道啊,况且,我也是看了新闻才知道景少竟然也要恢复联姻的,之前您没来订婚宴,而翩翩又……我以为翩翩是和陆二少一起的,毕竟当时翩翩说的是陆二少。”叶昭昭委屈又难过。

    叶翩翩没有说话,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处处都存在问题。

    何况,这事叶昭昭确实完全知道。

    她突然记起,那天她在宴会上听到的闲言碎语,在订婚宴之前,她是没有听到过这些话的。

    当时传言最多的,还是景沉浩的神秘。

    他来自江海市顶级豪门,又是在国外长大,上流圈子里对于这位空降到景氏继承人位置上的人,颇有些好奇。

    “其他人知不知道,一问便知。”景沉浩话语随意。

    叶翩翩也不多说,拿出手机就要给叶董事打电话,可摆弄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自己手机刚刚在外面被摔坏了,一时拨不出电话。

    叶昭昭见此,已经先拿出了手机给叶董事拨了出去。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了。

    “昭昭,有事吗?”叶董事那边正忙着,隐约还有说话声。

    叶昭昭看了叶翩翩一眼,这才压着哭腔问,“大伯,有关景氏要跟我们叶家恢复联姻的消息,你有跟其他人说吗?”

    “怎么突然问这个,这事关系到翩翩的未来,我怎么可能会随便跟人乱说,还有你声音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叶董事听出她的哭腔。

    叶昭昭原本还是压抑着哭腔,此刻一听叶董事的问话,眼泪就真的刷刷落了下来,“大伯,翩翩怀疑是我将消息泄露出去的……”

    手机对面那边的人静了下,那边议论声更大了几分,仿佛正在争吵着什么。

    “她怀疑你,总有她的理由,清者自清,如果不是你做的怕什么怀疑。”叶董事的声音再次传来。

    叶昭昭一惊,没想到叶董事会说这样的话。

    叶昭昭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得将手机递给了叶翩翩。

    电话那头,叶董事长不知道跟叶翩翩说了些什么,只听叶翩翩说了一句“知道了”,就将电话挂断了。

    接过叶翩翩递过来的手机,叶昭昭试探性地问道:“翩翩,大伯跟你说了些什么啊?”

    “也没有什么,不过是帮我分析了一下,究竟谁最可疑。”叶翩翩若无其事地说道,只是她的视线总是若有似无地扫视过叶昭昭明显不自然的表情。

    刚才电话里,爸爸跟她分析了一下当时的情况,叶翩翩还是觉得自己的堂姐叶昭昭最为可疑。

    但是现在苦无证据,叶翩翩也不能妄下定论,只能说道:“既然景少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那我就先回家了。”

    说着,叶翩翩就起身,才刚刚迈出步子,就听见了景沉浩一如既往冰冷的声音:“记住我刚才说的话,现在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三天以后,我自然会还你一个清白。”

    “看心情咯。”叶翩翩轻轻耸了耸肩膀,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就带着叶昭昭一起离开了。

    而景沉浩还坐在原处,轻轻摇晃着自己手中的高脚杯,看着艳红色的液体在杯子里来回滚动,眼神隐晦,让人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

    叶家别墅外,叶昭昭道:“翩翩,我先回家了,你回去以后好好休息,不要因为新闻上的虚假内容而焦躁,景少肯定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是啊,反正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怕什么?”叶翩翩不以为意道。

    她的反应,让叶昭昭的心猛然往下一沉。

    卧室里,叶翩翩泡了一个热水澡以后,就整个人瘫软着身体倒在了自己的大床上。

    她的大脑一直在飞速运转,想着自从订婚宴开始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越想越觉得烦躁。

    尤其是陆远航和景沉浩那两张脸在自己脑海里交替出现的时候,叶翩翩只得用抓乱自己的头发作为代价,来掩盖自己内心的烦躁。

    百无聊赖之际,叶翩翩只能拿出电脑上网,自己的新闻依旧占据着头条版面,并且比起昨天,浏览量和回帖数正在急速上升,而且评论都是清一色地辱骂叶翩翩的。

    “该死该死,现在新闻才出来不过一天时间,我叶翩翩就受到了如此广泛的关注,如果这些新闻再占据三天的头条版面,那我以后还怎么混啊?最好不要让我抓住散播谣言的凶手,否则我一定要你好看!”

    将新鲜出炉的评论都浏览了一遍以后,叶翩翩只觉得自己胸腔里燃烧着熊熊烈火,巴不得当即发泄出来。

    正看得出神的时候,叶翩翩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在想,摸起手机看了一眼,却发现电话是陆远航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