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2章 宗门偏袒

    原本打算无声无息的将陈帆解决掉,看来现在不行了。

    这叶素霓是他跟陈帆的小师妹,与他们关系极好!从小一起长大!

    没想到此刻竟来到了后山!

    叶素霓此刻满脸的惊愕与不解!虽然她有些搞不懂其中缘由,但陈帆很明显身受重伤!而那下手之人显然是她的师尊苏星云!

    陈帆此刻反应了过来,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咬牙道:“师妹!苏星云他们将我的灵脉给抽了!”

    叶素霓听了,身躯不由一颤。

    难以置信的看向苏星云两人道:“师尊…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她无需去问,因为眼前的情况已经告知了她一切。

    苏星云脸色阴晴不定,随后他叹了一口气,开口道:“素霓,你听话,不要卷入这件事中…”

    他不想将这件事闹大!

    “那你们将灵脉还给陈师兄!只要还了,我便不将这件事传出去!”

    叶素霓闪身来到了陈帆面前,目光复杂的看着苏星云两父子。

    苏星云眉头顿时紧皱。

    他好不容易将陈帆体内的七曜灵脉抽出,苏慕言更是成功将其纳入体内,他怎么可能答应!

    而这时候那苏慕言开口了。

    他淡淡的道:“师妹,这七曜灵脉我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你就算是闹到宗门高层也不会有人答应。”

    苏慕言满脸的漠然。

    此刻他已经将灵脉与战体相容,可以说得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日后成就不可限量!他注定会成为沧澜大陆上的巨擘!

    现如今又岂会因为叶素霓区区一言而放弃这个机会?

    若是之前他想那么做,风雷宗绝对会阻拦!

    因为这有很大几率使得他们失去两个天骄!

    可现在……风雷宗的高层就算知道,怕只会心中欣喜,而且还会很大可能性全力培养他!

    “慕言师兄,你别逼我!”

    叶素霓咬着牙道。

    “小师妹,我与他之间只能有一人存活,你选一个吧。”

    苏慕言目光冷然的看着叶素霓。

    叶素霓身躯狠狠一颤。

    她做梦也没想到会发生今天这一幕。

    她与陈帆苏慕言一起长大两人…她很难选择…

    “既然这样,那你离开吧!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苏慕言挥袖道。

    叶素霓脸上神情一阵变幻,最终她还是扶起了陈帆,捏紧拳头道:“师尊,你们这种做法恕我不能同流合污!我必须要为陈师兄讨回一个公道!”

    说完她便搀扶着陈帆离开了。

    苏慕言看着叶素霓与陈帆离开的背影,眼中掠过一道冰冷之色。

    随后他接着喃喃道:“师妹啊师妹,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可不能怪师兄我心狠手辣!”

    “也好,就趁此机会在风雷宗所有人面前展露融合灵脉后……我的强大吧!”

    ……

    咚咚咚!

    巨大的广场上,叶素霓拿着鼓槌,一下又一下的砸在面前的巨大鼓面上。

    顿时,整个风雷宗都被惊动了。

    因为此乃‘惊雷鼓’,只有发生重大事件时才会响起。

    “怎么一回事?”

    无数门人弟子,宗门长老皆是从住所中走出,来到了广场。

    而当他们看见广场上的两人,顿时瞪大了眼睛。

    “陈帆师兄!”

    有人忍不住惊呼起来。

    陈帆此刻情况很是糟糕,面色苍白,浑身是血,显然受了极重的伤。

    “陈帆!这是何事?谁对你出手了?”

    广场上聚集起越来越多人,有的长老取出丹药,准备给陈帆服下。

    而这时候,一个满头白发的沧桑老者从天际边踏空而来,很快便落到了广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这风雷宗的宗主——方阳!

    看着满脸是血的陈帆,眼中顿时爆出一道精光。

    爆喝道:“陈帆!是谁伤了你!莫非是其他那几家宗门长老对你出手了?告诉本宗主!本宗主为你出头!”

    随后他立刻降下身形,脸色紧张的来到陈帆身旁,鼓动灵力,连忙渡入后者体内。

    可下一刻。

    他眼睛瞪大。

    失声道:“怎么回事!陈帆你体内的灵脉怎么不见了!”

    以他的眼界,自然能看出陈帆体内的七曜灵脉消失不见了!

    而不等陈帆开口。

    一道淡漠的话语声从远处传来。

    “方阳宗主,陈帆的七曜灵脉…现如今在我体内。”

    众人朝远处看去。

    这一看脸上惊愕之色更为浓厚!

    只见那苏慕言从远处走来。

    此刻的他激发着体内七曜灵脉,磅礴的生命气息从他体内传出,流光银转间,隐约有阵阵低语声传出,仿佛神明在歌颂!

    声音好似从九霄传来,震人心神!

    而配合那从地底涌出的阵阵玄黄气,更是将他衬托得如一尊神明在世间行走!

    见到这种场景,方阳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缩。

    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与震惊!

    这苏慕言不是拥有后土战体吗?!又怎么可能容纳得了灵脉!

    广场上的众多门人弟子也是哗然!

    “这怎么回事!战体与灵脉怎么可能共存于一人体内!”

    “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满脸的惊愕!

    而此刻叶素霓放下手中鼓槌,大声说道:“苏星云他们两父子谋害宗门天才!将陈帆师兄的灵脉抽了出来,还请宗主还陈帆师兄一个公道!”

    “嘶!”

    众多弟子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没想到啊,这苏慕言两父子竟然对陈帆下手了!将后者灵脉给抽了出来!

    方阳没有回应。

    直到现在他还是处于震惊之中!

    战体…灵脉…普通人拥有任何一样便能成为天骄!而现如今这苏慕言竟一人拥有两样!完美的纳入了体内!

    后者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一时间,他与他这一脉的宗门长老皆是面面相觑,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复杂与那一丝狂热!

    此等天骄若是培养起来,未来他风雷宗说不定也可以因此受益,成为大陆上的顶级势力!

    有些长老也是将刚取出,准备给陈帆疗伤的丹药默默的收了回去。

    看着周遭众人的反应。

    陈帆的一颗心也是越发的向下沉。

    随后他笑了,却是满眼悲凉。

    原本他还想宗门还他一个公道,可现在看来,却是他想太多了。

    他看向方阳等风雷宗高层。

    苦涩的开口道:“宗主,你可曾记得五年前是我帮宗门赢下十宗大比,带来几倍于过往的资源?”

    风雷宗在五年前在整个霸山郡里不过是中等层次,彼时苏慕言的后土战体也只是初步觉醒,并无决定性的优势。

    而正是因为陈帆当时以搏命的姿态,以伤痕累累的代价,在五年一度的比试之中拔得头筹,才使得这个中等宗门获得皇城那边赐予的众多修行资源!

    可以说,他对整个风雷宗的人都有大恩!

    “韩长老!你还记得当初是谁摘得还阳草,救了你儿子一命!”

    “又是谁……当年闯巫山秘境,收获大批黄阶功法!诸位同门,你们谁人没受到过我陈某人的恩惠!”

    “如今!我只要一个公道!只是想要一个公道而已!有那么艰难吗!”

    陈帆环视四周,可却越发心寒!

    因为包括方阳在内整个广场都无任何反应,沉默应对!

    广场一片死寂!

    随后这方阳叹了一口气,摇头道:“陈帆,发生这种事情,谁都不想的,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么就由他吧!”

    紧接着他又补充道:“这样吧!我可以做主,关苏慕言禁闭一年,也让苏长老他们饶你一命,之后你就好好待在后山休养,你看如何?”

    仿佛这是莫大的恩赐!

    陈帆听了,脸上越发悲凉。

    心中最后的希望也被熄灭了,只剩下无尽的冰冷与怒火。

    这方阳说的轻巧,如此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想将此事抹去?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说的好听是要他休养,实际上却是将他软禁!免得此等丑事传出!要将他囚禁到死!

    苏慕言则满脸的平静,表情没有丝毫波动,好似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

    他现如今战体与灵脉相结合,可以说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

    风雷宗高层又岂会逼迫他将灵脉重新抽取呢?

    陈帆眼帘低垂,双手指骨捏得发白。

    杀父!

    夺脉!

    背叛!

    而且手段如此残忍,实在令人发指!

    此等仇怨,不死不休!

    陈帆双目中,顿时燃起了汹汹火光!这是复仇的光芒!

    既然这方阳等风雷宗上上下下都选择做个瞎子,那么……就由他自己复仇!

    “苏慕言!给我去死吧!”

    滔天怒火从陈帆胸口迸发!

    无穷的杀机从他心中涌出!

    那一刻的陈帆疯狂了,他使用秘术,不顾一切的燃烧了气血,暂时将力量提至元丹伪境,直接爆起!

    速度之快,这就连一旁的苏星云都没反应过来!

    那苏慕言此刻也是瞳孔猛的一缩,因为他没想到陈帆竟然会突然爆起!他从陈帆这一拳中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他不及做出其他反应,只能凭借肉身硬抗。

    地气流转,宝体隐泛光华,伴有神音吟唱!

    “没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使用乾元燃血功!”

    苏慕言心思电转。

    他刚刚太过大意,觉得陈帆丹田被废,灵脉被夺,已经没有半点攻击力了,可没想到这陈帆竟还能突然爆发那么强大的力量。

    实际上陈帆觉醒七曜灵脉那么多年,灵脉符文与陈帆相融多年,其中神异又岂是这刚刚得到灵脉的苏慕言可以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