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分卷阅读31

    既让她生,又让她死。

    她向他靠近,视线落在他的喉结上。

    男人低喘出声。

    女孩儿含住他的喉结,舌尖也跟着舔动。

    然后,狠狠咬住,咬出了血。明明是最为邪祟的存在,体内流淌着金色的血液,如太阳一样璀璨。

    “我不会屈服的,你这个怪物。”

    阳光照在班奈特狭长的眼眸。那是邪物的眼睛,太放肆,太凛冽,太凶狠。

    芙洛拉从这双眼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一朵柔弱的没有自保之力的玫瑰。

    婀娜的细腰被他抓住,那东西又……又变大了,一寸一截的往里面挤,芙洛拉挣扎着用腿去踢他,却激起了班奈特更深的怒气。

    直接做了进去。

    疼胀的她直哭,媚红的眼尾噙着一滴泪,哀婉的呻吟缠在他的耳边久久撩人。

    阳光透过窗棂映照着两人的交合处,纷飞的水沫间,那里着实艳靡如花绽,被他狠狠塞满,挤出大汩浑浊淫腻,漂亮极了。

    “还是下面比较乖,连水都多了,我操出来的声音好听吗?告诉我。”

    芙洛拉插得浑身酥软,却也发颤的厉害,呻吟声也在他的强势抽干中被撞得破碎,她只能紧抓着早已被她揉皱的床单,含着眼泪发出猫儿一般细小的叫声:“如果神明在上,一定会杀了你。”

    芙洛拉被班奈特抱在怀里,面对面艹。不足一握的腰一手就抬高了,又狠又沉的操入,撑的她浑身酥软,一穴的嫩肉颤缩不及,花水砰砰砰的四溅在身下。???

    “在这之前,让全知全能的神明先听听,祂的信徒的这张嘴,除了祷告词念得好,在床上叫得更好听。”他很用力地掐住芙洛拉的腰,掐得芙洛拉动弹不得,腰上被按出发青的印子。

    下身整根操进,整根抽出,把芙洛拉操得浑身发抖,她不停地流水。

    芙洛拉都不知道她自己哪来那么多水,只要他一操进去——他甚至还没有操进去,她就涨得又软又水,不停往外面滴滴答答地落下液体。

    她得了几次爽头,是真真不堪弄了,幼嫩无毛的花户更是红肿一片,她无力地趴在床榻上,乖乖撅着屁股,被插得汁水乱溅。

    雪白的身体如雨后初生的白色花苞一般清透可爱,小嘴不时发出低弱可怜的声音,像是被操得实在喘不上气,锁骨和胸口染上了淡淡的玫瑰色。

    她的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纤弱。

    上床的时候好像一折就断的腰,紧致狭小到随时都可能捅坏的水穴。

    可嘴又那么犟,不肯说一句软化。

    越是这样矛盾,就越是引得人发情发狂,要把她生吃入腹才好。

    班奈特报复性地抽插,又深又重,撞得她在他身上剧烈颤抖,早已不像刚才那样拒人于千里之外,跟个荡妇似的,太羞耻了,芙洛拉抱着他的脖子差点哭的断了气。

    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充满了喘息和撞击声。

    38背德情事

    班奈特低下头吻她,逼迫她仰起脖子,又在他脖颈上留恋,吸吮出紫红色才辗转往下去啃别的地方。

    一边艹得更深,一边掌控着芙洛拉往下压,再故意向上狠狠一顶,便和深处的美好软肉来了个亲密接触。

    “圣女大人,教皇……”

    平地一声雷,芙洛拉差点儿魂儿都没了。小穴儿受了刺激骤然收缩,将甬道弄得又紧又热。

    “班奈特,你停一下……”粗热的东西猛的又撞了一下,撞的她腰酸一酸,差点软倒。芙洛拉惊惶的抓紧了班奈特的手臂。

    班奈特迅速捂住芙洛拉的嘴。

    他只犹豫了一秒,就选择继续操。猛地用力将肉棒撞送进去。

    这般出其不意地一入到底,芙洛拉脚尖绷直抵抗这突如其来的深重撞击,几乎将她小腹都要肏开去。

    班奈特插得又急又猛,肉棍在芙洛拉的穴里毫无章法地乱搅。

    芙洛拉被他捂着嘴,手指抠进被褥里,小腿又白又直,被撞的不时蜷一下,脚趾头都绷紧了。

    濒死一般断断续续地喘,白皙的脸涨得通红,耳根子也烫极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睫毛被泪水沾湿,洇成一缕一缕的,看起来格外可怜。

    “圣女大人在哪里呢?今日的祷告……”

    因为是背德情事,冒着风险,芙洛拉又惊又怕,气的发抖,又委屈的不得了,没一会儿就被干软了。

    “今日你先放过我,好不好,我要去祷告。”  她抱着班奈特的肩膀软声求饶,伸出鲜红的舌尖舔他脖子上的汗珠,发抖抽动着咬男人的锁骨。

    找不到人,侍女离去。

    终于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