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谓情

    她等了许久,天尊才姗姗来迟。

    他来时满头银发微微吹拂,一身翩翩白衣,和当年初见一般,带着清冷的寒意,又脚步坚定,好像每一步,都踏在她哒哒跳动的心上。

    婢女一时看呆了。

    天尊居高临下,掰着她的脸扭正。

    他略微皱起修长的眉,似乎不满被她清透的口水弄脏了手。

    “高潮了几次?”他问道。

    婢女一瞬拉回神志,兀自瞪大了眼睛,磨着腿根泄出暖液。

    她因着天尊的一句话,就能达到极乐。

    天尊摇头失笑,凑近她将长指探进口中,取出了还在嗡嗡作响口球。

    他的发梢骚弄着婢女的脸颊,痒痒的。

    婢女看着近在咫尺的天尊,大着胆子抓住了那在神明灯下熠熠生辉的银发。

    天尊没有制止,从袖子里掏出绣着红眼睛的兔子手帕替她擦干净脸。

    婢女含着口球久了,红唇久久合不拢。

    她的手越发用力,几乎抓疼了天尊。

    “怎么,还嫌不够?”

    天尊将视线放在她胸前,那两枚被乳夹作弄的乳头赤红肿胀,乳晕粗粝。

    他屈指轻弹乳夹,铃铛响起清脆的声音。

    婢女挺胸呻吟,爽快到了极点。

    她摇摇头,因为多次高潮而涣散的双目遍布血丝。

    仔细看时,竟和那手帕上的红眼兔子一样,又丑,又生动。

    “不够。”她逼视着天尊道。

    “你胃口养大了。”

    他一边说道,一边取下乳夹。

    乳头早已破皮,奶孔如哺乳产妇一般裂开了小口子。

    他深情郑重,眸中清明一片。

    看她时,就似真正的天尊。

    无情无欲,不染一尘沙。

    婢女不知为何,被他此刻的模样骇得心口抽痛。

    她忙抓着天尊的手,放在自己胸前,带着他的手揉弄胸波。

    “天尊,不够。”婢女目光灼灼,像抓救命稻草般不肯放松。

    她在害怕。

    一个没有名字的替身,一个下等生灵,她即便出现在天尊的面前,都是对他的亵渎。

    “天尊,你帮帮我。”她哀求道。

    天尊诧异得看了她一眼,片刻后才坐在床沿,屈起婢女的一条腿。

    她屁股下的被褥已湿透,泥泞不堪。

    腿心的花穴被大股粘液堵着,甜丝丝又略带骚气的味道瞬间萦绕在天尊鼻息。

    原本小巧的阴蒂早红肿胀大,如花生粒般俏生生掉在两片肥厚的红唇外。

    天尊挪动着手,按着她的小腹。

    那里塞了一根粗长的硬物,形状清晰可见。

    他的手略一用力,婢女便喘息不停,花心淫液源源不断往外冒。

    “高潮了几次?”他又问。

    婢女哆嗦着腿,颤颤巍巍道:“一次。”

    一次,见到你时只有一次。

    天尊闻言嗤笑:“一次就能把乌玉簪喂这么饱,福兮,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他语气一变,眉目间的温柔被寒霜取代:“你应该知道撒谎是什么代价。”

    婢女触电般合上大开的双腿,她忙不迭改口:“叁次,不,”

    “四次。”婢女声若蚊蝇。

    天尊没有说话,压着她的腿将乌玉簪毫不留情得抽了出来。

    那物在穴里埋得深,顶端还一杵一杵得捣着宫口,被他用蛮力生硬地取出时,磨着穴壁的敏感点,倒勾着将一圈媚肉带了出来。

    婢女抓着身下的被单,下意识的抬腰挺胯,失神地再一次高潮。

    她穴里酸疼,被勾出的媚肉随着她的呼吸又缩进花穴。几近的透明浪水一股股喷射出体外,天尊避得及时,才没有被再次弄脏脸。

    即便如此,他洁白的锦衣上,也星星点点落满了婢女的浊物。

    他本想就此离开,眼神却被死死钉在那一张一合,仿佛在呼吸的淫嘴上。

    婢女过了许久,才缓过神。

    多次的高潮已耗干了她为数不多的精力。

    困倦的眼皮越加沉重,她仍执着的看着身边高不可攀的人。

    “天尊,您能肏我吗?”她终于问出了心里的话。

    “不能。”天尊毫不犹豫地道。

    “我不近女色。”他半阖眼睛,道。

    婢女粲然而笑,眼角豆大的泪水潸然欲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