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恶俗调教梗

    “算了,你不想说就算了。”天尊叹了口气,递给她一方素色的手帕。

    婢女愣了下,小心得接过手帕。

    那帕上歪歪扭扭绣了一只白毛红眼的兔子,正是被她派出去送信的那只。

    她用手帕擦掉眼泪,不走心的道:“绣得真好看。”

    “也就你会这么违心的夸自己。”天尊笑道。

    婢女睁着浅褐色的眼睛,几乎看呆了。

    她从未见天尊笑过。

    他笑得真好看。

    白色的银发在神灯下闪着细碎的微光,就像游鱼的鳞片。

    他高挺的鼻梁上有一个小小的驼峰,荡开的眉眼满含温柔。

    可是婢女却在他的瞳孔里看到了半真半假的自己。

    她忙低下头,将帕子还给天尊:“以后福兮给您绣更好的。”

    “不指望你,宫里有个擅女红的下仙。”他脱口而出道。

    婢女却像抓到救命稻草般问道:“哪个下仙,我怎么不知。”

    “你但凡用点心,也不至于对我这宫殿一无所知。”

    “哪一个你说说嘛,我改天想找她学。”她拉着天尊的手臂撒娇卖乖。

    “想不起来,好像叫婢女,都这么叫。”

    婢女强撑着眨眨眼又问:“怎么叫婢女呢,没有名字吗?”

    “也不是人人都要有名字,大部分都是无用生灵,名字只是代号而已。”天尊极有耐心的解释。

    婢女点点头,“那福兮也是无用生灵吗。”

    她站起身,还未康复完毕的左脚站立不稳,整个人歪倒在天尊怀里。

    “你自然不是。”他轻轻揽着福兮的腰,道。

    她再次点头,温热的胸膛紧紧贴着天尊的身体,她的心还在剧烈的跳动,那是一颗绝对要比福兮炽热,比她满怀恩情,比她更愿意奉献的心。

    她大着胆子,踮起脚尖舔天尊凸起的喉结。

    天尊未阻拦,却也没有任何反应。

    他微微抬起下巴,露出修长得脖颈,任凭她挑逗。

    婢女见状双手吊在天尊脖子上,她没有福兮养尊处优,不用扫洒忙碌,连乳也生得小了些。

    婢女生怕被天尊再看出不对劲,故意挺着胸在天尊白色的锦衣上磨蹭。

    她伸出舌头,极为小心又充满爱慕的去舔弄那喉结。

    不料天尊却突然微微推开她:“舔得不对,你不能带感情,要用情欲来吃。”

    婢女一愣,反应过来时已闭上了眼睛。

    她舔着那点凸起,一下一下的吸弄,吹气。

    “把它吃下去。”天尊道。

    他说话时喉结上下起伏,像美丽的林中飞鸟,像男人胯下的那团东西。

    婢女一下子呼吸紧促,干涩的腿心竟渗出点点水气。

    她只觉浑身发热,忙张口含下喉结,无师自通得用上下嘴唇包裹着吞吐,舌尖发力,试图用粗糙的舌面给他带来同样的快乐。

    “不要偷懒。”

    婢女腿心半湿,连乳头都硬挺,藏在衣衫里越来越痒。

    她想吃天尊浅色的唇,想吃他的耳垂,想舔遍他的全身,做最忠诚的信徒,匍匐在他脚下,献上自己的灵魂。

    “天尊,我够不到。”她将手塞进天尊袖子,顺着他修长的手往上摸。

    “想办法让男人低头是我教你的第一节课。”

    婢女轻声呜咽,放荡得扒开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对跳兔。

    瘙痒的乳头一碰到天尊的外衫,便打了个哆嗦。她忍着不适紧紧贴着天尊的身体,抓着他的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口。

    她记得福兮与阎君欢好时,爱这样。

    “搓搓,好痒。”婢女啃着天尊的锁骨,在那洁白上留下了一串自己的口水。

    天尊顺势用上两手,在那近在咫尺的软绵上大力磋磨了几下却浅尝即止的又拿开手,正经的贴在身体两侧。

    婢女被戛然而生的快感逼出一点浪意,她如今才知为何福兮在床上爱叫了。

    “不要,不要走。”她再次抓起天尊的手放在身上,可这次天尊却没有任何动作。

    “好凉,”婢女按着天尊的手带动他揉胸,另一手扒开天尊的衣服,露出他胸口一片白皙。

    她将滚烫得脸贴上去,舒服得降温:“福兮好喜欢。”

    她道。

    天尊没有说话,放在她乳头上的手也不再用力。

    婢女伸出舌头,挑弄着天尊结实的腹肌。

    她的长舌绕着天尊圆润白皙的肚脐画圈,舌尖次次戳进脐洞。

    天尊喉结吞咽,抬起她的脸,拽着舌头玩弄:“这招不是我教的。”

    他将婢女流出的大量透明的涎水抹在她乳头:“阎君教你的?他挺会享受。”

    婢女狼狈不堪的被天尊以手插嘴,裤裆湿漉漉得泄了一片,那阴精没一会儿就凉滋滋,她竟有着冷。

    “可惜了那点尖牙,少了许多乐趣。”

    天尊在她左侧牙床磨着,指关节顶在她柔嫩的牙床。

    他看着她被迫张开的红唇,软烂得舌头还在讨好地上下跳动,切图给那几根手指好好嗦嗦。

    天尊突然轻笑了一声,四指并拢,径直插到她喉间凹陷,戳着喉头再也不肯放。

    略长的中指刚好卡在凹陷,被下意识回缩的喉管越收越紧,天尊闭上眼睛,紧绷的身体彻底放松。

    福兮对他来说总是不一样的,

    他在漫天大雪中听到她的求救,出于好奇前去探看。

    是一棵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槐树。

    这槐树少说也有几百岁了,可惜却生了虫灾。

    身上密密麻麻爬满了绿色的肉虫。

    她如井底之蛙般想诓自己救他,这样愚蠢的下等圣灵,他从来就瞧不上。

    于是,他表面良善,救她一命,甚至给了她人形,其实只是想看着这愚不可及的生命好不容易重获新生后再被天雷打回原形。

    人世险恶,愚蠢更是恶。

    可是她落地时却让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一座不知名的荒山,一棵凡人厌弃的槐树,竟生了一身雪一样的颜色。

    那女人宛如新生的稚儿,既胆大又天真。

    一口一句嫁给他,嫁给他报恩。

    他从未见过如此有趣的小东西,

    更何况,她身上很好闻,不是香气,那种味道,似乎是冷雪的味道。

    又似乎是什么呢,大抵是男人会喜欢的味道,尤其是那个和她一样天真的男人。

    以为真龙出身,就能把他拉下神坛的人。

    天尊相信,物以类聚。

    天真的人,一定会吸引同样天真的人。

    可现在,他似乎也是那个天真的人。

    他弯腰凑近婢女,在她脖颈深深一吸。

    冷雪的味道极淡,几乎闻不到。

    他有些着急,趴在她白嫩的肩膀嗦了一口。

    很香,很解馋。

    婢女却被天尊的一吻刺激得直接高潮,她紧紧揽着天尊精瘦的腰,下身抽搐着喷出许多淫液。

    那淫液积攒了许多,竟隔着裤裆弄湿了天尊的衣服。

    天尊鬼使神差想用手摸摸她,

    摸摸她那处会喷水的地方。

    他抬手扇了婢女胸口一巴掌,理智才稍微回来了些。

    可她正在享受高潮余温,被扇了胸,还恬不知耻得低吟着乱喊舒服。

    天尊把手指从她口中抽出,隔着她湿透的裤裆布料,塞进了她吐水的淫穴。

    “呜,进去了,”婢女仰起半明媚半丑陋的脸高声呻吟:“天尊进去了。”

    “好舒服,还要,还要嗯。”

    被布料磨着穴肉其实并不好受,可精神上的快感早已令她陷进莫大的情欲。

    婢女抓着天尊的手臂,被他抽动的手带着,甚至有了自奸的错觉。

    快乐逐渐堆积,穴里的瘙痒却越来越难忍。

    空虚,空荡荡。

    浑身的痒,令她贴着天尊的身体不停扭动,那硬起的两粒奶头更是靠着她上下滑动来解痒。

    “天尊肏我,插进来好不好。”

    此刻她已忘了自己是谁,好像她生来就是福兮,替她做自己该做的事。

    天尊却突然蹙眉,似被惊醒般忙抽出手指。

    他连连后退,连眼前人无人依靠摔倒在地都没有上前。

    “福兮,你现在成什么了,除了勾引男人做事,还会做什么。”恢复理智的天尊正色道。

    婢女夹着腿,狼狈不堪的趴在冰凉的地面。

    她朝天尊伸出,等了半晌,那人仍不肯接过她的卑微。

    婢女垂下手,大大方方叉开双腿,阴穴被骚水泡了许久,湿湿软软,穴口裂出一个圆洞,不甘心的吐出一包淫液。

    她已无所畏惧。面容被毁,失去自由身,下等圣灵不配有名字,岂会怕羞。

    她闭上眼,努力忽略身上的痒麻。

    或许等天尊走后,她还会好好自渎一翻。

    尤其要找个硬东西,磨磨逼。

    正在此时,一个硬长的细物抵在了她穴口。

    婢女睁开眼,只见天尊散着一头妖媚的银发,将手里乌黑的发簪慢慢填进了空落落的逼口。

    那物很细,进去时几乎没有不适。

    她又不是福兮,穴生得好。

    如今是连装也懒得装了,岔着腿吃下天尊的簪子都未吭一声。

    “你这嘴现在硬气得很,一会儿有得受。”他道。

    婢女嗦嗦穴,簪子微凉,她有了那么点轻微的快感,

    可也只是轻微。

    天尊见她不出声,以为是淫劲头正盛,嗤笑着捏她腿根的软肉。

    “你这身子,怕是被他玩坏了。”

    不挨痛,不满足。

    他抬手变出一对坠着小铃铛的乳夹,夹起婢女的两个红肿乳头时,她才呼吸不畅。

    “你最爱的奶夹子,等会轻点玩。”

    说罢,他抱起地上的婢女放在床上,又在她口中塞了一个口球,才道:“爽够了就叫我。”

    言闭,他忙扭头就走。

    步子之大,几乎是逃。

    他怕自己再呆下去,会变得和前去合欢宫找亵仙行乐的仙君一样,脏话不离嘴。

    他平生最厌弃那些脏话。

    可现在,他竟需要用上几分神志,才能压下到嘴边的肏逼,淫穴,浪乳,骚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