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八章

    时间过得很快,时静确认一切都准备完毕后开车接到了付舒韵,将她送到家里之后将车钥匙一并交了出去,交代万圆这几天要乖一点就自己打车去了机场。

    【姐姐回来的时候是几点的飞机呀,我去接你呀。】

    【还没定机票,如果忙完了会提前回来。】

    【确定了我再跟你说。】

    回复完付舒韵,时静就将手机关机准备起飞了。虽然人在出差的路上,心里还是很不满,是多重要的事非得国庆出差啊,打工仔也是人好吗,年终奖一定要多申请一点。

    而另一边的付舒韵在时静出门后第一件事就是关掉了家里的空气净化器,至于原因嘛。

    只用背包里的小玩具,总是差了点什么,想到今晚还有铃兰花香的陪伴,付舒韵感觉身体已经开始发热。

    凡事只有零和无数次,那天在时静家“开荤”了之后,付舒韵几乎没晚都需要好好的抚慰自己的身体才能入睡,如果和时静聊的暧昧了些,时静还会出现在她的梦里。挺着腺体狠狠地操她,第二天醒来内裤湿的仿佛拎起来都能滴水。

    每天睡醒了做点吃的,做做卫生,照顾照顾植物,撸撸猫,和姐妹出去走一走,时间过得到也快。

    时静回来的前一个晚上,付舒韵和朋友们久违的吃了一顿火锅。就是这一天云颜脱单了,她被比她小一岁的同系alpha表白了。看着好姐妹走上幸福之路,脑海中浮现时静的身影。洗好躺在床上,拿起出了小玩具,看着和时静的聊天记录摸向了腿心,熟悉的快感很快向她袭来。

    “嗯…姐姐…姐姐……”

    好想给她打电话,好像听姐姐的声音,姐姐会不会发现她躺在自己的床上被各种玩具插入呢,会不会不受控制的变硬呢,仅仅只是想到这个画面,就迎来了今晚的第一波小高潮,大口呼吸平复着心情,就在这时,时静打来了电话。

    “舒韵晚上好啊,还没睡吧。”

    “嗯…还没呢姐姐…”

    “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嗯……”

    接通电话,时静的声音透过手机,就像强劲的春药,刺激的付舒韵的小穴不自觉的开始吮吸体内的玩具,手里拿着玩具操弄自己越来越湿的小穴,操得重一些甚至还能听到黏腻的水声。

    “我正准备告诉你,我明天下午5点多到,晚上一起吃饭吗?”

    “可以啊……那明天我去接你…”

    电话那头的时静明显没有感觉到付舒韵有什么异常,国内时间已经11点半了,只当她是困了,事情也说完了,正准备和她说晚安不打扰她休息,就听到付舒韵传来近似哭泣的声音。

    “姐姐…有想我吗?”

    愣了一下,想了吗?是想了吧,不然微信能解决的事为什么要打国际长途呢,轻笑一声,温柔的开口。

    “有。”

    “明天就能见到我了…嗯…我……我困了,姐姐晚安。”

    急急忙忙的挂掉电话。她怕在这样下去,就会抑制不住呻吟,手里的动作越来越快,甚至趴在床上撅起屁股想着时静从后面操进她的身体。

    私自将时静那句温柔的轻笑理解成对她放荡的嘲笑,全身止不住颤抖。

    “姐姐…操我…在用力一点……”

    “呜呜呜…姐姐…”

    手很酸,腰也很酸,膝盖也在打颤,但是她无法停下,还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可以到了。

    突然时静发来一条微信,1秒的语音,短短的两个字。

    “晚安。”

    就将付舒韵送上快乐的巅峰。大腿已经湿透了,玩具堵不住穴内的蜜液往外涌,甚至被推出掉在了床上。

    “哈…哈……”

    毫不在意的躺在满是自己蜜液的床上,恢复着气息和心跳。姐姐真是太狡猾了。

    一夜好眠,睁眼已经10点,赶紧将床单被套全部丢进洗衣机,好在提前准备了防水垫,这样过3天怕是床垫也得遭殃。打开屋内的空气净化器,开到最大,又将自己的东西全部收拾好,顺便把家里也打扫了一下。而后坐在客厅看电视玩手机撸猫等晾床单,从来没有一次,这么期待和时静的见面。

    下午5点,a市国际机场,付舒韵开着时静的车子来接她,安静的在停车场等待航班落地的消息,看着放在副驾驶的一束红色的郁金香,想着时间快一点,再快一点。

    郁金香,爱的告白。也是付舒韵信息素的味道,她承认是她的私心,才没有准备更常见的玫瑰或者康乃馨。她希望那个家里能留下属于她的东西。

    “姐姐,欢迎回来。”

    时静似乎更先发现了她,当她的眼睛铺捉到时静的时候,时静已经向她走来。接过她递过来的花,一起走向了停车场,将行李箱放好,本能的去开驾驶室的门,却被付舒韵赶到了副驾驶,说她刚出差回来,好好休息就好。

    “去明哥那吃吗?他刚跟我约上次说的火锅,刚好是你爱吃的。”

    两个人出发去了张湖明的店里,自然是受到了热情的款待。新品日式火锅更是得到了两个人一致的认可,尤其是知道付舒韵特别喜欢火锅后,得到付舒韵的肯定让张湖明对它充满信心。

    国庆假期很快便结束了,一切恢复日常,一个学校上课,一个公司上班,时间对上了就一起吃饭,看电影,撸猫,太晚了就在时静家过夜。偶尔也会有些亲密的动作,撒娇的时候付舒韵会抱上时静的腰,人多的时候会要求时静牵着,全部都被时静默许着,有时候时静也会回应般的摸摸她的头,捏捏她的脸蛋。

    如此自然的相处,都快让付舒韵忘记她们还没有在一起,除了夜晚的时候。这样的平静,在冷空气慢慢接近a市的11月,被时旭打破了。

    “舒韵,我有话跟你说,晚上可以一起吃饭吗?”

    时旭国庆回家跟爸妈聊到父母爱情,当时时爸时妈就是大学同学,时爸从大一开始喜欢,大二追到大叁,大四毕业求婚,等两人一都研一的时候,时妈才答应研究生毕业就结婚。

    真是漫长的追妻之路,用时爸的话来说,就是感谢时妈带给了他一个幸福的家。回学校之前被时爸鼓励,喜欢的人就去追,大不了就被拒绝。

    反正也不会失去她,一回学校就开始着手准备向付舒韵表白,奈何不是他有事,就是付舒韵不在,这才一拖再拖,拖到了11月。旷了一节课的时旭终于在金融系的教室门口等到了付舒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