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17页

    他转头吩咐:“俊峰给我找根结实的红绳,越长越好,完事再找个碗。”

    张俊峰的速度很快,一会儿的功夫拿来了碗和红绳。白若行蹲在地上,手掌对着碗,抽出包里的匕首就要划破手心。

    看明白他行哥要做什么,张俊峰都觉得掌心一疼。只是反着月光的匕首还没划上手掌,被突如其来的石子打中。

    白若行条件反射看向石子抛过来的方向,离他几米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个人。

    男人的身形修长,要比一米八二的白若行还高出一截。他站的位置逆着月光,看不清脸,但是熟悉的感觉让白若行差点脱口而出盛荣的名字。

    就在白若行要喊出这个名字前,站着的男人说话了。

    “抱歉!你也是天师吗?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帮我暂时拖住这些走尸,我布阵把他们困起来需要时间。”

    白若行庆幸自己没有开口,因为听来人的声音显然不是盛荣。

    现在的情况不容他多耽搁,随即点点头,冲进走尸群。

    第9章 贪念05

    静谧诡谲的深夜,村后的空地上阴风阵阵,偶尔有几声乌鸦叫,平添几分阴森。

    白若行站在尸群里,也不着急动手,看到有走尸向周围四散,他便会迅速移动到它身边,一道掌心符利落解决。

    突然出现的那人也不耽搁,依次在走势群附近的几个角落站定,每次站定都飞快的变幻着手印。

    约莫有三分钟,他做完最后一个手印后,从口中低低的喊——开!

    瞬间光幕直冲夜空,形成一道无法逾越的屏障,几十具走尸全被困在其中。

    还在周围的村民虽然看不到光幕,但他们可以看到走尸走到某个地方,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困住一样,怎么也冲不出,只能在几十米见方的地方来回打转。

    有些胆大的村民也不慌张的向回跑了,大着胆子看走尸群的状况,这里面就包括刚才连滚带爬的葛二。

    白若行看着周围的光幕,朝那人点点头,手中掌心符金光大胜,如拍苍蝇是的一掌一个。

    因为刚才憋着一口气,几十具走尸他解决的特别利索,也就十分钟的功夫,光圈里在没有一具还能站着的。

    只是走尸这东西实在恶心,白若行手上身上的味道让他紧攥着眉心。

    他走到那人身边,礼貌的说:“道宗符咒——白若行,不知道友是?”

    “道宗奇门——魏离!”魏离回答的简洁干脆。

    见着尸体都没了动静,站在前面的村长赶忙过来,他说话的声音因为激动而有些颤抖:“谢谢两位大仙儿,救了我们全村人的命!”

    张俊峰拉住激动的老村长,“九爷,我同学他们不是什么大仙儿,人家是正经的道家天师。”

    被张俊峰叫九爷的老村长不好意思的笑笑:“抱歉,村里人不懂,让两位天师见笑了。”

    白若行摆摆手,说:“我也跟着俊峰叫您九爷。九爷,走尸是处理了,但有些尸体已经腐烂发臭,要是搁咱们村外可不行,容易生传染病。”

    老村长点点头,“这我还是知道的,两位天师看咋办好啊?”

    白若行看一旁的魏离,确定他没有着急走的意思,才说:“不知道咱们村的男人有多少,最好今晚上能把尸体深度掩埋。要是等到明天天气热了,别的不说,这味儿就够让人受不了的。而且不能只掩埋,要去村里的卫生所取消毒液再埋。”

    “这好办,咱村里的男人都是干惯活的,一晚上足够了!我们村偏,卫生所的药品每次备的都很足,应该够用!”说完老村长也不耽搁,转身就去招呼人。

    白若行看向魏离,“魏天师,我还有点事情想问问你,但我现在有点臭,能等我洗个澡么?”

    魏离看一眼他,说:“我今晚没打算走,村里哪儿能借助一晚?”

    对于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天师,张俊峰特别感激,不然他行哥刚刚就要放血了!他忙接过话:“如果不嫌弃就住我家吧,正好行哥也要回去洗洗,我们一起。”

    “好,谢谢。”魏离点头应下。

    回去的路上白若行看着魏离笑了,刚想伸手去拍他,想到自己一身的腐尸味,又收回手。

    魏离表情没什么变化,就是眼神中透出不解。“怎么了?”

    白若行摇摇头,“没什么,有点好奇,你们奇门的人说话都挺节省的!”

    “为什么这么问。”魏离的眼神依旧停留在白若行身上。

    “算你,我遇见的两个奇门传人,都不怎么爱说话。对了,你认识盛荣吗?”白若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起盛荣,但话都说出去了,他也收不回来。

    听见“盛荣”这两个字,魏离微不可查的愣了下,旋即点点头。

    白若行看他点头,也没再提那个人,而是问:“你怎么来这的?”

    魏离转开脸,看向别处。“我游历到邻村,晚上出来闲逛,发现这个村子的煞气异常,就过来看看。”

    “今晚多亏你了,不然我怎么也要出点血。”白若行不疑有他。

    掩埋尸体的事儿白若行没参合,这事儿卫生所的医生要比他专业,他也就没有瞎操心。俊峰爸让俊峰留下来陪白若行和魏离,自己拿着工具出门了。

    白若行一个澡洗了很久,冲了几遍才闻不到那股难闻的尸臭味儿。村里的夏天也挺热的,屋里没空调,白若行光这个上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