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14军长叔叔不可以

    女孩回家没几天,陆文山也回家了一趟。他老婆国庆要值班,他便回来带他儿子去c市玩。

    女孩正躺在沙发上吹着空调看电视,微信响起,拿起来一看是男人发的。她开心地点开,是一个定位。仔细一看是本地的定位,她忙打出一串字发过去。

    收到男人的回复,她开心地在沙发上蹦了两下,忙光着脚跑上楼去换衣服,一边跑一边对家里阿姨说:“张姨,我今晚上不在家吃饭,不用煮我的份。我朋友约我去他家吃饭。”

    拖着地的胖女人张姨说:“好的,小姐。”

    便看到女孩小旋风一般刮上楼,她看着女孩摇了摇头,还是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

    不一会女孩便穿着一身红裙下来,脸上还化了妆,漂漂亮亮地出门了。

    乐祖儿打车来到男人发的定位,是市郊的一个休闲山庄。

    她付了车钱,忙给男人打电话,娇滴滴地说:“叔叔,我到门口了。”

    陆文山走出山庄门口便看到一身红裙的漂亮女孩站在阴凉处玩手机,他悄悄走近,一把抱住她。

    女孩吓了一跳,看到是他,开心的眉眼都带着光芒,扑在他怀里娇娇地喊他:“叔叔。”

    陆文山抱了她一会,便牵着人往里走。

    乐祖儿一边走着,一边打量山庄。

    中间有一个大草坪,上面摆放有几张小阳桌,草坪周边是一个一个的像蒙古包一样的小房子。

    陆文山牵着她来到一个小房子前,打开门走了进去。

    房子中间有一张大圆床,红色的轻纱从屋顶垂下铺在床周,地上铺着波斯地毯。还有一张矮茶几,上面放着水果零食和酒水。

    一进门,男人就急不可耐地脱女孩衣服.

    女孩挣扎,说:“你说的想见我,就是为了睡我?”

    男人一边脱她衣服一边说:“想见你是真,想睡你也是真,我要用身体力行来告诉你,我有多想你。给我,祖儿。”

    女孩也只是说说而已,男人真想操她,她是拒绝不了的,便欲迎还拒的假意挣扎。

    两人脱光衣服后,男人便抱着她滚上大圆床。

    轻纱晃动的大圆床上,女孩跨坐在男人身上,扭动着小屁股一前一后地磨着,男人的大手托着她的玉兔把玩。

    “啊……叔叔,好大……啊啊……好舒服……”

    男人十分享受自己女人的夸赞,向上挺挺腰表示谢谢夸奖。

    “啊啊……好重……啊……”

    床边的轻纱随着大圆床的颠簸,荡漾出一片红浪。

    “啊啊……腿好酸……我想在下面……啊……”

    男人闻言轻笑,“祖儿不想操我了?”

    女孩回答:“换叔叔来操我。”

    男人就着两人连着的姿势将人翻转个面,亲了亲满面红云的娇媚小女人说:“那我开始操了。”

    说完便激烈的挺动起来,女孩前面的小打小闹在男人看来,只不过是开胃小菜罢,正餐这才刚刚开始。

    顿时,肉体拍打声,女孩难耐的娇吟此起彼伏,声声入耳。从小屋旁经过的人都不自觉地加快脚步,免得惊扰了这对情投意合的鸳鸯。

    从巫山上下来,男人搂着女孩半躺着,怀中的小人淘气地玩着他胸前的茱萸,问他:“你怎么也回来了?”

    男人存心逗她,“回来看老婆儿子。”

    女孩听他这么说,用力拍打了他的胸一巴掌,转身背对着他,“哼。”

    他揉了揉被她拍红的胸,又去抓刚拍他的小手轻揉着,“儿子还是那个儿子,但老婆不是那个老婆了,是你这个爱吃醋的小老婆。”

    女孩耳朵飞快地红了起来,“谁是你的老婆了,才不是呢,臭男人。”

    男人凑近她,亲吻她充血的耳朵,“我们刚刚才过完夫妻生活,你不是我老婆,谁是我老婆。”

    女孩害羞地笑了一下,男人又接着说:“老婆,好老婆,还在生气吗?老公错了,别生我的气,老婆。”

    女孩转身看他,搂住他的脖子,娇羞地喊了他一声,“老公。”

    男人觉得他又可以了,翻身把人压住,战斗继续进行。

    乐海波这个国庆假期十分的忙碌,厂里收到很多加急的订货单,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厂里度过。他从办公区从来,坐在车里给女儿打电话,想问她有没有想吃的零食,他好顺路给她捎回去。

    电话拨通,无人接听。他感到有些奇怪,女儿向来手机不离身,没道理不接自己电话呀。

    另一边,乐祖儿正跪趴在床上被男人操的欲仙欲死。包里的手机响起,她忙摇晃着小屁股想摆脱身后的男人。但男人并不想如她愿,大手拍了一下她的小屁股,掐紧她的腰更用力的操干她。

    在他陆文山的床上,是不允许想其他男人的,就算她的父亲也不行。

    乐海波见女儿的电话打不通,就开车回家了。路过生鲜超市时便停下来,进去买了一些水果酸奶。

    他回到家也没看到女儿的身影,以为她在楼上睡觉,就想上去看看她。

    张姨从厨房出来,“先生,你回来了。”

    “嗯。”

    乐海波回应着她,顺便把手里的购物袋递给她,问:“小姐呢?”

    “哦,小姐说她朋友请她吃饭,出去了。”

    “吃饭?哪个朋友?”

    “她没说。”

    乐海波皱着眉,难道女儿谈恋爱了,看来他要和女儿好好谈谈心了。

    终于,陆文山压着小人吃了个饱,两人在山庄里吃了烤全羊,男人这才开车送女孩回家。车没敢开到她家附近,怕临时出门的乐海波撞见。在几个街区外,男人将车停在广场后面,两人坐在车里接吻。吻够了,女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他,回家了。

    男人今晚回家接儿子,明天一早回c市。女孩不放心他,要他不准备碰他的胖媳妇。

    男人捧着她的小脸说:“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女孩拍开他的手,“讨厌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