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13军长叔叔不可以

    很快国庆长假来临,乐海波不顾女儿反对,早早便开车来c市接她。

    乐祖儿烦躁地挂断电话,她原本打算先去找男人打个“分手炮”再回家的,她都一周没见男人了,谁知她爸爸竟瞒着她偷偷开车过来了。

    杨丽看着她撅着个小嘴,“你怎么啦,你爸爸来接你,你还不高兴啊?”

    乐祖儿回她:“你不懂啦。”

    得,她不懂,干脆闭嘴。

    乐祖儿提着行李箱下楼便看到她胖胖的爸爸站在大门口,乐海波一见到女儿的身影,忙跑进女寝。

    宿管阿姨在小房间里“哎哎”地叫着他,乐海波没有理她。宿管阿姨探出窗口,看到女孩已经下楼了,便又缩回去继续看电视剧。

    乐海波伸手提过女儿的行李箱,摸摸她的头:“囡囡。”

    乐祖儿扬起笑脸看他,挽着他撒娇:“爸爸,你来了。”

    女儿的撒娇对他十分受用:“嗯,我们走吧。”

    “好。”

    在车上,乐祖儿看着这不是去高速的路,便问:“我们不回家吗,爸爸?”

    乐海波一边开车一边回她,“我给你陆叔叔打了电话说我来c市了,他说要请我们吃饭。我也好长时间没见他了,这小子现在是混的越来越风生水起了。”

    女孩一听是去见男人,十分开心,但是在自己爸爸面前又不能表现出来,便淡淡地回应着。

    “哦。”

    到了饭店,乐祖儿一看店名,是一家两人不曾去过的。便在心里暗自想道,男人想得可真周到。

    便开心地挽着她爸爸走了进去。

    包间里的陆文山竟然有些紧张,这毕竟是自己和女孩发生关系以来,他第一次见老友。便有了些女婿见老丈人的紧张感,他不住地打量自己今天的穿着是否得体。

    包间门被敲响,房门打开女孩挽着老友出现。

    男人有些吃味地看着被女孩挽着的老友,忙调整情绪,笑着说:“海波哥,好久不见。”

    乐海波看着眼前一表人才的男人,也笑着说:“好久不见,文山。你是越活越年轻了。”

    男人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看女孩,见女孩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

    “那有。”

    乐海波拍拍女儿的手,“囡囡怎么不叫人呢?”

    女孩便害羞地喊了句,

    “陆叔叔。”

    “嗯。”

    叁人坐定,服务员上完菜便关上房门。

    陆文山拿起筷子说:“来,我们边吃边聊。”

    两个男人从年轻时在军营里发生的往事聊起,女孩在旁边安静地吃着菜。

    乐海波说:“你小子,当年在部队,人家师长的女儿追你,你还看不上。我记得当时你都26了,你爸很着急啊,给我打电话让我劝劝你。你咋说来着,你说你看不上那种胡搅蛮缠的。我说你这样寻来寻去年龄大了,就找不到小姑娘了。你小子竟然还敢打我家囡囡的主意,说要等我家囡囡长大。哈哈哈哈哈”

    乐祖儿听到这,忙抬头男人一眼,男人也在看她,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调开眼。

    陆文山说:“可惜回来没拗过我爸,不然我可能真的会等祖儿长大。”

    乐海波听他这样说,权当玩笑话,笑骂道:“臭小子,你还真想当我女婿啊?”

    男人忙收敛表情,一本正经道:“可以吗?”

    “哈哈哈哈哈,那就要问我家囡囡看不看得上你这个小老头了。”

    “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也跟着笑起来。

    随后话题被转开了。

    乐祖儿心中甜蜜,原来,原来男人早就注意到她了呀,臭男人,哼。

    饭后,乐海波喝多了,不能开车。陆文山便提议去隔壁酒店住上一晚,明早再回去。乐海波同意,乐祖儿扶着他,叁人去了隔壁酒店开了叁间房间。

    乐祖儿把她爸爸扶进房间,她爸爸便让她回房去,他要去洗簌。

    女孩听话的退出房间,刚关上房门便被立在门边的男人拦腰抱起,去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内,乐祖儿被陆文山放在大床上,男人欺身压了上来,一边亲吻她,一边脱她的裙子。

    女孩玩心大起,左右摇晃着小脑袋,

    “陆叔叔,不要,我爸爸还在隔壁呢。”

    陆文山闻言,微微抬起头看着她说:“他就是现在睡在旁边,我也要把你办了。”

    女孩害羞道:“你好讨厌啊,你都不怕我爸爸发现吗?”

    男人无所谓道:“他发现了更好。”

    女孩说:“他会打死你的。”

    她身上的男人好笑,“他打不赢我的,在部队时就打不赢我,更别说现在了。不过看在他是你的父亲,我的岳父的面上,我不会还手的。”

    女孩听他这样说,娇羞地拍了一下他的胸肌,“你胡说什么呀,谁是你的岳父啦,真不要脸,臭男人。”

    男人存心闹她,“现在这个不要脸的臭男人要睡媳妇了。”

    女孩被他这声“媳妇”叫软了身子,一个不防备,身上的衣物就被男人剥了个干净。

    乐海波洗完澡出来,酒醒了一大半,在房间转了一圈,没找到自己的手机。猜想是女儿给拿走了,穿上衣服出去敲女儿的房间门。

    “囡囡,你睡了吗?你是不是把爸爸的手机拿走了?囡囡。”

    敲了一会无人应答,难道是睡着了。

    便想着去陆文山房间坐坐聊会天。

    走到陆文山房间门前刚准备敲门,便听到里面传出的叫床声和肉体拍打声,他有些尴尬地放下手离开了。

    心想这小子开窍了,不再守着他家那朵老黄花了。

    其实,乐海波并不喜欢陆文山的老婆张翠雪,可能是受前妻的影响,他总觉得这两人都是一类人。

    陆文山的老婆比陆文山大四岁,是相亲认识的。对方一直看不起他和陆文山,因为他们俩出身不好,学历又不高,而她父亲是当地一个小官,她又是个研究生,自诩高级知识分子。

    至于为什么张翠雪要和陆文山结婚嘛,他后来在酒桌上听人说,张翠雪当他们行长的小叁被正妻逮着了,她家里人觉得丢人便把她甩给了没什么名气的陆文山。乐海波暗为好兄弟感到不值,可人家老婆已经怀孕了,他也不好从中做梗。心有所愧,以至于他一直把对方当亲兄弟看待。

    由于张翠雪有前科在身,陆文山每次带着儿子来他家做客,他总觉得这孩子不是陆文山的,没有一点长得像陆文山,和张翠雪也不大像。陆文山人高马大,身材精瘦,而他儿子从小像一个肉球一样。

    所以他听到陆文山在房间里召妓,他还挺为他感到高兴的。为那种不忠不义的女人守身如玉,不值,该享受时就要享受。

    想完便枕着枕头沉沉入睡。

    不知道他若是知道陆文山床上的女人是他的宝贝女儿,他还睡不睡得着觉。

    第二天,乐海波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哈欠连天的女儿,关心地问:“囡囡你怎么了,没休息好?”

    乐祖儿含着眼泪说:“嗯,有点认床。”

    乐海波皱着眉头说:“那昨晚爸爸敲你房门,你怎么不吱声呢?”

    打着哈欠的乐祖儿愣住,那时自己恐怕还在陆文山的身下快活着呢,忙说:“可能又睡着了,我认床有点半梦半醒的,迷迷糊糊的可能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是吗?”

    “嗯。”

    乐祖儿有些心虚地拿出手机开始玩游戏,乐海波见她这样也没再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