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11军长叔叔不可以

    两人过了几天甜蜜的性福生活,到开学这天,乐祖儿又拉长了一张脸。

    正在帮她收拾行李的陆文山看她这样,便上前搂住她,吻她,“我每个周五去接你,乖。”

    女孩掰着手指算着,“可是我有四天见不到你耶,人家不要。”

    男人也不想和小人分开住,可是小人的学校管的严,申请在校外住,必须要经过家长的书面同意。

    这是万万不可能的。

    且不说乐海波会不会同意女孩在校外住,若他知道女孩是为了和他一起住,他非杀了他不可。

    其实,陆文山也很纠结,该怎么办才能让老友把他的心肝宝贝嫁给他。

    老友变老丈人,想想都让他老脸一红。

    “那你下班了可不可以来学校看我呢?”

    女孩的声音拉回正在深思的男人。

    陆文山听她这么一说,捏着她的鼻子说:“小丫头你想活活累死我吗?从军区到你们学校叁个多小时,看了你,再开车回来。我整晚都不用睡觉了。”

    女孩闻言,也知道自己是在无理取闹,妥协道:“那好吧,那你要每晚和我打一个小时的电话。”

    男人看着小人,宠溺地笑了笑:“好的,我的小公主。陪你聊一晚上的电话都行。”

    坐着陆文山的车去学校报道,男人先陪她回宿舍收拾床铺,再去行政楼报名。

    宿舍里,乐祖儿坐在椅子上吃着哈根达斯,男人在她床上帮她铺床。

    关着的宿舍门被打开,进来一个拉着大行李箱的眼镜妹。对方看到她,大声打招呼,

    “哈喽,祖儿,你这么早就来学校了?”

    乐祖儿笑着回她:“对呀,我是第一个到宿舍的呢。”

    眼镜妹看到她床上有个男人跪在床上,背对着她们在忙碌,以为是女孩的爸爸,便说:“你爸爸对你真好,还帮你铺床。”

    陆文山闻言,手里套着枕头的动作一顿,还没等他出声。

    乐祖儿欢快的声音响起:“他看起来像我爸爸吗?哈哈哈哈,陆爸爸。”

    眼镜妹闻言,知道自己认错了人,忙推了推眼镜看向男人,男人看起来叁四十岁,长相俊朗,留着圆寸,看起来十分具有男人味。

    她的脸微微一红,语带歉意的说:“啊啊?不好意思祖儿,我没看清楚,不好意思。”

    乐祖儿玩心大起:“没关系啦,他就是我的陆爸爸,对吧,陆爸爸。”

    说完便仰着头看着上铺的男人。

    男人对着她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眼镜妹见两人的互动,忙转身收拾起自己的行李来。

    学校废弃小后门的丛林深处停着一辆墨绿色的军车,车子颜色和周围的绿植一样,不留心观察,很难发现它。

    车厢里,后排座椅被放倒,在车厢内铺成一张小床。

    女孩躺在上面敞开门户,迎接着来客。

    “啊啊……不要了……太深了……啊……”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乖女儿,爸爸不操的深一点你怎么会舒服呢。”

    “不要了……我错了,叔叔……啊……”

    “不是叫我陆爸爸吗?乖女儿,嗯?”

    “我错了……啊……放过我……”

    车厢内的性事十分激烈,站在离车不远的地方,也能听到女孩的哭喊声和啪啪拍打声,可惜没人会往这里走,自然也没有人会听见这羞人的娇吟,唯独树枝上的小鸟静静地听着,可惜它不是人。

    晚上,乐祖儿他们的辅导员在教室里给他们讲新学期的学习安排,辅导员宣布下课后,同学们便叁两结伴,叽叽喳喳地从教室里出来。

    乐祖儿被叁个室友挽着胳膊走在中间,几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往女寝走。

    眼镜妹杨丽还在好奇着上午的那个男人,便问她挽着的乐祖儿:“祖儿,上午给你铺床的男人是谁呀?”

    乐祖儿听她问起男人,心中甜蜜,笑着说:“我男朋友。”

    “啊?”

    月月闻言,忙问:“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

    乐祖儿看她,“和你在聚贤楼打工时有的。”

    月月反应过来,“是那个带你走的男人吗?”

    乐祖儿笑着点头,“嗯,就是他。”

    杨丽听不懂她们的对话,皱着眉问:“你们在打什么哑语,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月月便解释道:“我和祖儿在聚贤楼打暑假工,祖儿,你懂的,走到哪里都有很多人追。然后一个来吃饭的客人看上了祖儿,回去的时候,便抱住祖儿硬要把她带回家。祖儿就被带走了,第二天他就带着祖儿来离职。”

    杨丽听后十分震惊,“这这,这不是霸王硬上弓吗?祖儿你怎么就答应了?”

    乐祖儿不喜欢她们把男人当成坏人来看,扭头看她,气呼呼的说:“因为我喜欢他,我自愿和他走的,不行吗?”

    说完便甩开挽着她的手,一个人快步向前走。

    几人知道惹大小姐生气了,互看一眼,耸耸肩,忙快步跟上去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