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10军长叔叔不可以

    乐祖儿提前回到了c市,早晨男人接到她的电话十分开心,吹着口哨给自己刮个面。

    原本乐祖儿她爸爸是不放她这么早回c市的,但是她十分想念男人,便骗她爸爸说自己的同学过生日邀请她,她爸爸还打算亲自送她来c市。

    这怎么可以,这不就暴露了吗?

    女孩就闹脾气,说这会让同学看她笑话的,乐爸爸没辙便妥协了。

    陆文山早早便开车来高铁站侯着,看着车站里的滚动列车表,看到女孩乘坐的列车到了,便去出站口等着。

    乐祖儿一出通道便看到出站口白衬衣黑西裤的男人,她背着小包包几个蹦跳扑向男人,

    “叔叔。”

    男人忙接着她,抱住她的小细腰。

    女孩抱着他的脖子寻他的嘴唇亲吻着,

    “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

    男人回她:“我也是。”

    其他出站的旅客也好奇的看着接吻的两人。

    在一段无人经过由蓝色铁皮围栏拦着的封路地段,一辆墨绿色的军车停在围栏前,仔细看会看到军车在有规律地晃动着。

    军车内,乐祖儿赤裸着身体背对着男人坐在他的腿上,她两只手撑着前排椅子,指甲深陷椅背,仰着头难耐地叫着,

    “啊啊……好舒服……叔叔,再重点……啊……”

    男人掐着她的纤腰一起一落重重的颠着她。

    “啊啊……”

    男人的大手顺着女孩的腰线上移,捏住活蹦乱跳的玉兔用力揉捏着,嘴唇亲吻着女孩的美背,留下一个个吻痕。

    乐祖儿受不了这刺激,小腰难耐地扭动着,男人圈紧她配合着她的扭动,细细地磨着她。

    “啊啊……要死了,我好舒服……啊……”

    男人边磨,边挺身。

    女孩的娇吟声越来越急,男人知道她要到了,掐着她的腰加重下压的力道。

    女孩变换了叫声,

    “啊……不要……啊……太重了……放过我,不要……”

    男人怎么会放过她,颠动的频率越来越快,他低吼着将两人一同送入极乐宝殿。

    女孩仰着头大声呻吟,

    “啊啊啊……”

    最后脱力一般地倒在身后男人的怀里。

    男人爱怜地亲吻着她汗湿的脸颊,问她:“刚刚爽不爽?”

    脱力的小人小声回答:“嗯。”

    “回家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想被我操?”

    “想,想被你操。”

    “想的时候怎么办?”

    怀里的女孩闻言并不作答,深埋在她体内的巨兽便向前吻了吻小桃花。

    “啊……”

    “想的时候怎么办?”

    “啊……夹,夹被子……啊,不要了,好酸……叔叔。”

    男人听了她的回答,不再折磨她,抽出休眠状态的巨兽。拿起纸巾盒抽出纸巾,给她擦拭身体。

    湿的真厉害。

    陆文山把小人送回别墅,自己又返回单位上班。

    助理小张能感觉到军长今天的心情很好,就连有人来请假回家探亲,他都爽快地答应了,还问对方叁天够不够。

    快到下班时间了,小张整理好桌面上的文件放进身后的文件柜里,走回办公桌旁站定,等待着正在收拾东西的军长一同去食堂吃晚饭。

    然而,军长高兴的走出来对他说:“小张,你等会吃完饭,记得把我床上的衣服送去洗衣房。我先回家了。”

    哪里?军长又回别墅去住了??

    “是,军长。”

    “嗯。”

    男人便脚步轻快的走远了。

    别墅里,回来倒头就睡的乐祖儿终于睡醒了,她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再看看房间里的装饰,开心地笑了。

    她终于回来了。

    陆文山开车到家时,女孩正在厨房煲汤。她不会做其他菜,但是煲的一手好汤。

    男人换好鞋,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去厨房寻女孩。

    女孩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系着围裙在灶台前忙碌,像一个体贴丈夫的小妻子。

    男人走上前,将她搂入怀中。

    女孩正拿着汤勺搅动着白瓷锅里的猪脚汤,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男人从后面抱住,吓了一跳。忙回过头看他,

    “你回来了。”

    “嗯。”

    男人去寻她的嘴唇亲吻,两人在厨房里吻的难分难舍。

    男人的手从她的裙摆探入,一路滑到桃花源门口,轻弄抚摸,一手滑腻。

    “叮~~~”的一声响起,打破了一室意乱情迷,原来是电饭煲里的米饭煲好了。

    陆文山回过神依依不舍地抽离手指,对着一脸迷离的女孩轻声说:“先吃饭,等会再吃你。”

    乐祖儿听他这么说,夹紧双腿有些难耐地磨着腿心,期待着等会“吃她”。

    男人手脚麻利地炒了两个菜,乐祖儿欢快地摆放好碗筷,乖巧地坐在餐桌旁,男人将炒好的菜端上桌,两人相对而坐,边吃边聊。

    晚饭后照常是男人洗碗,今天省略了出门散步这一项,直接进入下一环节。

    厨房里,乐祖儿赤裸着娇躯系着围裙,双手撑着料理台,小屁股被蹲着的男人捧着,男人正认真地“吃”着她。

    她舒服地放声娇吟,

    “啊……好舒服……啊……”

    男人吃够了她,便一路顺着她的脊椎向上亲吻,最后吻上她的唇,问她,

    “什么味的?”

    “桃子。”

    说完又被男人吻住。

    男人压低她的腰,要她趴着,女孩顺从地趴在料理台上,玉兔透过薄薄的围裙触碰到冰冷的大理石,激得她打了个轻颤。

    身后男人轻笑,“真敏感。”

    说完便金风玉露一相逢  ,胜却人间无数。

    厨房里连续不断的啪啪声传遍了一楼客厅的每个角落,时不时有女孩的求饶声响起,回应她的是更加激烈的拍打声。

    小别胜新婚,锦被翻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