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08军长叔叔不可以

    乐祖儿开始了和陆文山的秘密同居生活,她在网上买了一些花苗和盆栽,将光秃秃的小院子打理的十分漂亮。

    两人像一对新婚夫妻,小日子过得十分甜蜜。

    陆文山不上班那天,两人就在家疯狂做爱一整天,从楼下做到楼上。

    有时也会像普通情侣一样出去约会。

    乐祖儿开心的乐不思蜀。

    陆文山去单位上班后,刚睡醒午觉的乐祖儿正哼着歌给花园里的小池塘灌水,她买的五色锦鲤今天刚到。放在旁边小藤桌上的手机响起,她忙把水龙头关上。以为是陆文山打来的,欢快地跑过去接,拿起一看‘爸爸’。

    “喂,爸爸。”

    “唉,囡囡,下班了吗?”

    下班????

    乐祖儿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应该在打暑假工。

    忙说:“我今天休假。”

    “哦,你看你们快要开学了,爸爸都一个暑假没有见你了,你又不准爸爸来看你。要不你把暑假工

    辞了,回来陪爸爸几天。爸爸带你去希腊玩,怎么样?”

    如果是以前,乐祖儿一定开心的手舞足蹈。可是现在她和陆文山正好的蜜里调油,她不想离开男人。

    可她爸爸又在一边苦苦哀求。

    唉,夹在两个男人中间的女人,好难。

    晚饭时,陆文山看着对面吃饭的女孩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他停下筷子问她:“你怎么了?”

    女孩端着碗看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我不得不离开你了。”

    男人听到这话,忙放下筷子,走过去蹲下身子看着女孩,“什么意思?”

    女孩扑向他瓮声瓮气地说:“我爸爸要我回家几天。”

    男人闻言松了一口气,安慰着说:“没事的,你回家去玩几天,过几天你开学不就又回到我身边了吗?”

    女孩不依,“可是我不想离开你呀,人家舍不得。”

    男人抱着她,亲了亲她的头发,“我也舍不得你。”

    饭后,女孩一直缠着男人,男人去厨房洗碗,她就跟着去抱着他的腰。两人出门散步,她还是抱着男人的腰黏着,一副连体婴儿的样子。

    在小湖边碰到了熟人,陆文山停下来和对方闲聊,女孩还是维持着抱着他腰的动作。对方也权当没看见女孩的存在,面色如常的和男人聊天。他们这种身居高位的人,只要你不犯原则性错误,其他都是小打小闹,正常。

    卧室里,女孩跪趴在床尾,男人站在地上对着桃花蕊猛烈撞击着。

    乐祖儿将手指放入口中,眼神迷离地玩弄着小舌。身后男人一个深挺,她不受控制地仰起天鹅颈开始呻吟。

    “啊啊啊……好舒服……再重一些……”

    “操死你,小妖精。”

    男人拉起她的双手扭到身后,女孩挺起上半身,撅着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拍打,胸前两个玉兔寂寞的晃动着。

    终于,男人释放了自己,两人像跑完全马一般,重迭着倒在床上喘个不停。

    歇够了气,男人准备起身抽离自己,女孩不让,抓着他的手,“我还要,这次我要坐在上面,自己操。”

    如她所愿,男人让她骑在自己身上自己操。

    男人曲起双腿,女孩背靠着他的腿缓缓坐下,她的白嫩小手握着他的紫黑巨兽,慢慢研磨着她的桃花蕊,小嘴里嗯嗯啊啊地叫喊着,

    “啊……啊……嗯……”

    多情的桃花蕊吐出蜜液,饥渴的巨兽张着嘴接着。

    男人忍不住挺了下腰,巨兽随之探入其中。

    女孩忙提臀逃离,男人皱着眉不解的看着她。

    女孩喘息着说:“我要自己操。”

    好吧,她自己操。她就是在折磨他。

    女孩又坐下来磨。

    终于,她磨够了,开始按着头往里送,男人目不转睛地看着。

    送到一半,她停了下来,“啊……好大,好硬。”

    得到夸奖的巨兽点点头,以示感谢。

    女孩手撑着男人的膝盖缓缓起伏,“啊……啊……祖儿在操叔叔……啊……”

    男人对她的话感到好笑,谁操谁都无所谓,只要对象是她就成。

    女孩玩了一会儿开始往下坐,全根纳入,扭着小屁股打着圈研磨着。

    男人舒服地闭上眼睛呻吟,“嗯……”

    女孩看他一脸爽到了的表情,便更加卖力地扭着小屁股。她趴下身手捧着一对玉兔娇娇的说,

    “胸胸想要叔叔吃它。”

    男人便睁开眼睛挺起上半身,弓着腰去吃它。

    女孩快乐的不能自己,仰着头闭上眼睛大声呻吟。

    若是有人从楼下经过,一定会被破窗而出的呻吟声吓到。

    第二天早上,乐祖儿缠着陆文山打了个“分手炮”,才坐着男人的车去坐高铁。

    在高铁站的进站口,女孩抱着男人痛哭不已。其他旅客看着他们猜测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人哭得这么撕心裂肺。

    而他们旁边的工作人员对乐祖儿无语至极,想让女孩在公共场合不要大声喧哗免得影响其他旅客的心情。可看到抱着女孩的高大男人的一个瞪眼,她忙把到嘴边的话吞回去,去拿水杯喝口水压压惊。

    乐祖儿回家了,陆文山又回到办公室的小单间住。晚上,看到他来食堂吃饭,正大声说着笑的官兵们都愣住了,忙降低说话的音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