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05军长叔叔不可以

    乐祖儿没课时就去蹲点陆文山的行踪,记录他最常去的地方。

    放暑假前,她的室友说她这个暑假不回家要留在c市打暑假工,乐祖儿便嚷嚷着要和她一起,对方十分高兴有人陪着打暑假工。

    乐祖儿给她爸爸打电话说她的计划,她爸爸把她臭骂一顿。父女俩赌气谁也不让谁,最终老父亲妥协了。

    接着嘛,她耗了半个月才等到男人来聚贤楼吃饭。她故意和别人调换位置站到电梯口去,如她所愿男人认出了她,神智不清地要送她回家,她一脸娇羞。

    同行人员一看有戏,便把他们送到酒店开房,乐祖儿自然是乐意的。

    进了酒店房间,男人嚷嚷着要洗澡,还一边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她看着男人结实的身体和翘得高高的巨兽,小脸滚烫,小声说:“我去给你放水。”

    说完便跑进浴室。

    乐祖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娇艳欲滴的像颗樱桃,忙把身上的工装脱下放到架子上,穿着内衣裤去放水。

    正在放水的她没有注意到男人已经进来了,男人一把从身后抱住她,开始亲吻她的肩颈。

    乐祖儿受不了地轻颤。

    男人笑着说:“这么敏感吗,嗯?”

    乐祖儿怕男人把她当成是他老婆,便转身面向男人,看着他眼睛问,“我是谁?”

    男人看着她的脸,“祖儿,乐祖儿。”

    她听后主动吻了上去,男人一把抱起她向外面的大床走。男人轻轻将她放下,像在拆礼物一般地脱下她的内衣裤。

    男人直起身站在床边看她,“你真美。”

    乐祖儿没在别人面前坦胸露背过,有些害羞地想把自己团起来。

    男人不准。

    他直接压了上来,大手抓着她的娇乳用力的揉捏着。

    女孩痛的轻呼,男人俯身堵住她的嘴。有力的双腿也不闲着,奋力挤进她的腿间。双腿曲起向前一跪坐便把她的两条小嫩腿给分开了。

    男人的胯间巨兽随着他轻摆的臀部,一前一后地亲吻着女孩的娇花。

    女孩觉得很空虚,很渴望被填满,被男人狠狠压在身下,被男人的气息沾满全身。

    娇花流着蜜液,她上面的小嘴也情不自禁地娇吟出声:“啊……恩……”

    男人听到她的娇吟,下身动作更狠了一些,触碰到她敏感的小豆豆。

    “啊……”

    女孩难耐地仰着头在枕头上磨蹭着。

    男人一边亲吻她的脖子,一边说:“操你,好不好?”

    女孩从没听过男人说荤话,有些不好意思,娇羞地看着胸前吃奶的男人,男人也在看她。

    她低低地回应,“恩。”

    得到通行证的男人一个下滑,滑到她双腿间,虔诚地亲吻着她的娇花。

    女孩从未受过这种刺激,难耐地抓紧枕头放声呻吟,蜜液一股一股地顺着深渠流出。

    下面的男人说:“好香,是桃子味的。”

    说完便大口大口地喝起“桃子汁”来。

    女孩在他嘴里小死了一回,还没等她喘匀气。

    男人便坐起身来,大手握着她的细腰将她拖下枕头,凑近他的胯间巨兽。

    摆好姿势,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操你,小妖精。”

    说完便挺着腰插了进来。

    女孩疼得仰着头大呼:“啊……好痛……啊……我不要了……出去。”

    男人充耳不闻,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地直捣黄龙。

    “啊啊啊……好痛……啊……”

    进去后男人没有急着开始攻城略地,而是俯身亲吻泪流满面的女孩,哄着:“等会就不痛了,会很舒服的,乖。”

    一边亲吻她的唇,一边揉着她胸前的两朵栀子肥。

    女孩被男人渐渐逗弄出了性致,痛呼变成了勾人的娇吟,桃花蕊也在有节奏地轻挤着深入其间的巨兽。

    男人深知她来了感觉,便轻摆劲腰进攻着。

    女孩只觉得里面好痒,而男人只在入口处研磨,她忍不住说:“里面好痒,再进来些。”

    本来就在刻意忍着欲望的男人闻言,看着媚眼如丝像个桃花妖一般的女孩,恶狠狠地说:“干死你小妖精。”

    接着就是一阵狂风骤雨,雨打芭蕉般的啪啪啪声。

    女孩的放声娇吟夹杂着男人的粗重喘息透过酒店墙壁直达隔壁房间出差男人的耳朵,他默默拿起桌上的小卡片,打了个电话,躺上床一边听着隔壁的叫床,一边顶着老二等待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