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04军长叔叔不可以

    两人没吃早饭,也没吃午饭,桌上送来的菜还是食堂临时开火新做的。

    陆文山摆好饭菜,便去卧室叫女孩出来吃饭。

    推开门,便看到女孩趴在床上睡觉。

    她好喜欢趴着睡。

    男人走上前拍拍她的翘臀,手感极好,忍不住揉捏两把。

    女孩被人扰了美梦,嘴里嘟囔道:“走开,讨厌,我不要。”

    男人闻言,感情自己在她梦里又禽兽了一回。

    凑近女孩的耳朵,轻声说:“小懒猪快起床,再不起来,我就操进来了。”

    女孩对“操”这个字眼十分敏感,瞬间睁开双眼。

    男人见她的一番动作,低低的笑出声,亲了一下她的脸,站起身顺便再拍一把她的屁股,

    “快起来了,等会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女孩慢慢吞吞地撅起屁股做了一个猫爬式的瑜伽拉伸动作,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呆呆地看着她,咽了下口水。

    小妖精,连起个床都不忘勾引他。

    两人吃过午饭,男人工作繁忙没时间陪她,她便自觉的回到卧室。

    听着外面男人和别人谈话的声音,女孩趴在床上玩手机,只觉得很甜,心情很好地翘起两只小脚晃动着。

    突然微信响起,是她的室友月月,和她一起在聚贤楼打暑假工。

    月月在微信里问她,昨晚跟着那个醉酒的男人去哪里了。还说她今天没来上班,领班要扣她叁天的工资。

    乐祖儿翻了个白眼,扣就扣呗,她又不在乎那一点小钱。反正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该是告别暑期打工生活体验了。

    她便回着消息说,自己不干了,准备回s市,明天回去收拾行李。

    对方追问她为什么,她回,我爸要我回家继承家产。

    男人不知道,女孩从少女时期便喜欢上了他。他比自己的父亲小五岁,但是是同一批次入伍,他爸爸在入伍前已经结婚,她妈妈便有了她。在部队呆了十年,她爸爸在叁十四岁那年从部队复员回家,在财政局当了一年公家司机,她爸爸发现存不了什么钱。而她的妈妈因为她爸爸没钱,就和一个房地产商勾搭上。她爸爸一气之下两人离婚,她便和她爸爸一起生活,而她妈妈也嫁给了房地产商。

    她爸爸受了没钱的辱,辞了司机的工作,下海经商。和人跑车拉货到建立自己的建材工厂,垄断了全市的建材生产。

    她爸爸没有再婚,但是女人不断。

    同她爸爸一起回来的陆文山则选择了转业到当地军区继续当兵,他回来不久便结婚了。他老婆生了儿子后,他经常带着儿子来他们家做客,每次都会给她带水果零食,她很喜欢他。

    最初,女孩以为自己是喜欢长辈那种喜欢。后来她发现不是,是女人喜欢男人的那种喜欢。

    女孩很嫉妒他老婆,打听到他老婆在银行当柜员。

    女孩就偷偷跑去存钱,专排他老婆的窗口就想看看他老婆长什么样。就一个普通的短发胖女人,没她好看。

    高考过后,女孩以不想去离家太远的地方上大学,便填了c市的大学。她爸爸感动的不行,逢人就说自己的女儿现在是大姑娘了还是像小时候一样黏他。

    其实,真相并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每个周末男人都会来他们家里做客,c市离得近,方便她周末回家。

    当女孩听到她爸爸告诉她陆文山要来c市上任时,她十分开心,终于又可以和他呼吸同一片空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