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02军长叔叔不可以

    隔壁房间正在打扫卫生的保洁员李梅花听到这动静,她忙停下手上套被子的动作,走到床头将耳朵贴着墙壁听着,墙是空心砖根本不隔音。

    便听到女孩难耐的叫床声:“叔叔……不要了……不要……我受不了……啊……”

    回应她的是一阵紧锣密鼓的啪啪啪声。

    李梅花听的有些口干舌燥,便离开床头,还不忘对着房间墙壁骂上一句,“娼妇。”

    一番激烈的云雨结束,陆文山靠着床头吸烟。女孩便像早上他看到的那样趴在床上,只不过这次是醒着的,正在抽泣。

    男人正在思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想了想还是先安慰小人。

    把未吸完的烟按灭在烟灰缸里,他俯身倾向趴着的小人,手抚上她的肩头轻摇两下说:“别哭了,乖,叔叔会对你负责的。”

    抽泣的小人说:“你都结婚了,你怎么对我负责。骗子。”

    男人闻言,这确实是个事实。

    他是军人,军婚是不可能轻易离婚的,离婚还会影响他现在的仕途。

    可,就这么放任小人不管吗?

    几个钟头前,他可能会一走了之。但是现在,他必须负起责任。况且女孩的滋味在他品尝过后,更是舍不得放手。

    “我会处理好的,相信我,别哭了,啊乖。”

    “哼,骗子。”

    男人听不得她这一口一个骗子,把人翻过来搂在怀里亲她。

    亲够了,女孩趴在他怀里轻喘。

    男人抚着她的裸背,问她:“学校都放假了,你怎么还在c市?”

    女孩说:“我在打暑假工。”

    男人闻言好笑,娇生惯养的建材厂千金,居然需要在学校放暑假时去勤工俭学。

    “你爸爸同意了吗?”

    “哼,就是他让的。”

    男人听她这么说,以为是老友想治治她的娇气。他也真是放心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在外面打暑假工,也不怕遇上登徒子。

    等等,他不就是登徒子吗,才刚刚把她吃完。

    便心虚地假咳一声,

    “你,我们昨天是怎么回事?”

    怀里的小人抬头看他一眼,抬起小手不轻不重地拍他胸口一下,

    “都怪你,我在聚贤楼当迎宾,当得好好的。你喝的死醉,由你的同事扶着。我在电梯口接待你们,帮你们按电梯。我以为你喝醉了认不出我,没想到你还是认出我了。抱住我,非要送我回家。然后,然后就到了酒店,就,就就这样了。”

    男人摸摸自己的圆寸,难道是自己早就有歪心思了,才会借酒胡来。

    女孩见他不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便靠着他的胸肌说:“我都疼死了,都说不要了,你还是那样。你好吓人的。我叫你陆叔叔,你还不准我叫,要我叫你文山哥哥。”

    “是吗?”

    女孩直起身气冲冲地看他,“你不要告诉我,你不记得了。你就是个骗子,就想睡我。”

    说完,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转,一副又要哭的样子。

    男人连忙把人抱进怀里,向她表诚意,

    “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呢,那是你的第一次,我怎么会忘呢。别哭啊,乖。”

    两人磨蹭到中午才退房,男人一时不知该把她如何安置。干脆直接把人带回单位,那里是自己的地盘,他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