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25章 雪儿的致命魅力,朱震坤身死!

    “徐然,把手给老子放下!”朱震坤,突然出现在了许然二人的身前,挡住了二人的视线,恶狠狠的对徐然说道。

    听到朱震坤的话,徐然二人停下脚步,同时回头看向了朱震坤,眼神中满是疑惑之色,而千仞雪也抬起头,用十分震惊的目光看着朱震坤。

    “二叔,您今天这是怎么了?”徐然一脸委屈的看着朱震坤,怎么回事,自己今天没惹这个老家伙啊!

    “你管我怎么了,你没有必要知道,但是我现在命令你放下手,马上离开这里!”朱震坤冷笑着,语气强硬地说道。

    朱震坤一边说着,另一边则是便打算伸手去触碰千仞雪,想将千仞雪拉开,而千仞雪却死死地抱着徐然不松手。

    朱震坤见此情景,心中的怒火更加高涨了,一双大手再次不依不饶的伸向千仞雪的手臂,但是却被徐然拦住了。

    “二叔,您不会想打雪儿的主意吧,虽然您比我大好几十岁,是我的长辈,但是我不喜欢别的男人打雪儿的主意,您还是赶快走吧,别逼我对您不客气!”徐然挡在了千仞雪身前,看向朱震坤的目光中满是冰冷之意。

    他可没有心情在这里陪朱震坤耗下去,更没有兴趣陪朱震坤玩下去,他只想赶紧送千仞雪回去休息,然后继续修炼。好早日找到陆毅,报当年的一砖之仇!

    看到徐然这般模样,千仞雪心中涌出一股暖流,她从未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展露过自己的娇躯,但是这两天养伤的过程中却让徐然不小心看到了,并且徐然的表现也让千仞雪非常高兴。

    这些年,因为母亲的关系,千仞雪虽然不缺钱,但是也没什么朋友,而这段时间她也发现,这个徐然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他对她非常照顾,而且还有一副很正直的性格,是个难得的人才,千仞雪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好好考虑一下。

    “我艹,你算什么东西,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寄养在朱家,竟然敢跟老子这么说话,信不信老子抽死你!”看着徐然,朱震坤怒喝着说道,说罢就准备出手教训徐然。

    看着怒喝着冲上来的朱震坤,徐然脸色阴沉了下来,他这辈子最恨别人两件事,一是有人威胁他,二便是说他是孤儿。

    而眼前的这个老家伙不仅是在威胁自己,更是谈论起了自己的痛点,虽然威胁他的人是自己一直敬仰的二叔,但这也让徐然的内心极度愤怒。

    “二叔,我敬重你,是希望你尊重我,而不是威胁我,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你在逼我的话,我也不介意和你切磋一下!”徐然的双眸变得赤红起来,整张脸也因为暴怒而变得通红,一副随时可能爆发的模样。

    看着突然变得异常可怕的徐然,千仞雪吓得连忙躲在了徐然的身后,她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徐然,心跳瞬间加速了许多,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理解了徐然的身份。

    “笑话,臭小子,你也配和我较量?”朱震坤毕竟是一位七十级的魂圣,若是连徐然这个四十多级的魂宗都打不赢,岂不是太丢人了。

    “武魂......附体!”朱震坤的背后隐隐浮现出幽冥灵猫的虚影,两黄两紫三黑的魂环配置,单轮纸面实力肯定是要比徐然强出一截,但徐然可不是个普通人。

    霎时间,徐然的右手上一柄漆黑色的长剑,四个黑色万年魂环在长剑的剑柄处徐徐环绕,看起来十分有视觉冲击力。

    “这是......什么鬼武魂......居然第一个魂环便是万年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徐然手中的黑色长剑,朱震坤顿时瞪大了眼睛,脸色变得十分苍白。

    “二叔,我知道你不服气我,但是你要是再敢欺负雪儿的话,我保证让你后悔终身!”徐然的声音十分平静,但是却带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味道,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落入朱震坤耳中却是十分清晰,令他心底发颤!

    “你......哼!你给我等着!”朱震坤看着眼前的黑色长剑,虽然心中十分忌惮,但是想到自己毕竟是一位七十级的魂圣,即便对方有着四个万年魂环,但是想要战胜自己也绝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第七魂技,幽冥真身!”朱震坤冷笑一声,手臂之上的皮肤表层出现了一道道黑色光纹,接着他的身形快速膨胀起来,转眼间,朱震坤已经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幽冥灵猫!

    “嗷呜......”巨猫咆哮一声,向徐然扑去,它的爪牙锋利无比,一爪挥去就能将坚固的木质板砖拍烂,这样的攻击对于一般的魂宗而言绝对是致命的。

    而对于徐然而言,却根本不值得一提,他轻轻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将巨猫的攻击尽数挡下。

    “好强,这个臭小子怎么会有这种实力?”看着自己的攻击居然被徐然挡下,朱震坤满脸惊骇的盯着徐然手中的黑色长剑,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他没想到自己全力的一击,居然都无法伤害到这个年轻人,这简直让他难以接受!

    “二叔,你不用试探我,因为你根本无法破开我这把长剑的防御!”徐然淡淡的说道,仿佛这把长剑对他而言没有任何阻碍一般。

    听到徐然的话,朱震坤的瞳孔猛地一缩,心中暗叹这个年轻人真是深藏不漏,他这把剑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四个万年魂环的武器啊,这么厉害,居然能够抵抗住七十级魂圣的进攻,这还是人吗?

    朱震坤越想越是惊讶,他甚至在猜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哪个势力培养出来的妖孽。

    看着不断靠近的朱震坤,徐然嘴角微微翘起一抹弧度:“二叔,不要以为自己是个七十级的魂圣,就能够欺压我了,我告诉你,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废物罢了。”

    “废物?”朱震坤怒极反笑道。

    “对,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废物罢了。”

    “混账,你给我闭嘴!”朱震坤大怒道。

    “呵呵,二叔,你的实力还是那么差劲,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恐怕一招你便已经死在我的手里。”徐然摇了摇头,语气中充满了对朱震坤的鄙夷。

    徐然的声音刚落,朱震坤便怒气腾腾的扑向了徐然,手中的幽冥灵猫散发着阵阵幽冥之光,狠狠的向徐然的脑袋咬来。

    看着扑过来的朱震坤,徐然冷哼一声:“哼,你还真是自信过头,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么我只能送你归西了!”看着迎面飞过来的巨猫,徐然手腕一抖,第四魂技陡然释放。

    黑光一闪,弑神剑便划出了一条诡异的黑线,在空气中留下了数条更加细小的黑线,接着这些黑线在朱震坤的身上缠绕了几圈,便将他的身体紧紧束缚在原地,让朱震坤动弹不得。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捆绑住我?”朱震坤看着自己身上的黑色绳索,满脸的惊愕,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牢牢地捆绑起来了,就像是被施展了某种禁锢魂技一般。

    “这是万年鬼藤,专门针对你们这种敏攻系魂师,所以,二叔,你就认栽吧!”看着挣扎无果,徐然淡淡的说道。说着,他的脚尖点地,身躯便高高跃起,然后向着朱震坤悍然冲去。

    “啊!”朱震坤一声大叫,整个身体便向后飞出了数米远,而后他的身体重重的摔倒在地,口中鲜血狂吐,看样子伤的不轻。

    “怎么回事,刚才的那个黑色长剑是什么东西,它的攻击力怎么这么恐怖?我的魂力根本就无法催动,根本无法抵抗他的攻击啊!”朱震坤满脸惊惧的看着徐然,心底对徐然产生了深深的忌惮。

    而就在徐然准备再次攻击时,朱震坤突然大喊一声:“我是你二叔,你难道要杀了我吗?”看着徐然,朱震坤满脸哀求的看着徐然,他很怕徐然会一剑刺穿自己的喉咙,让自己毙命当场。

    “不好意思,你现在不配是了!”徐然冷笑着摇了摇头,随后手中的黑色长剑猛然劈砍在地面上,一道黑色的剑芒便朝着四周扩散而去,而后在徐然的控制下,那匹练在半空中凝聚成了一柄足足五六丈长的利剑,直指地面。

    “轰隆隆~”一声炸响传出,一片泥土飞溅,而后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那块数十丈宽的地面被这道凌厉的剑芒一斩两半,留下一道深达数尺的巨沟。

    “这这这......”看着徐然挥剑间斩出的这道剑芒,朱震坤彻底的傻了,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剑芒,这道剑芒居然能够将地面切割成两半。

    这是何等的威力?这是何等的恐怖力量?朱震坤被吓的浑身颤栗。

    “二叔,你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吗?”徐然一步跨出,走到朱震坤的身边。

    “我......我......”朱震坤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该如何开口。

    “你的心境不够稳定,你的性格太暴躁,而且你的实力还太低了。”徐然摇了摇头,叹息道,“二叔,你还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的那句话吗,不要自大,也不要妄图用你的实力去挑战别人的底线,我不想在你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所以,你去死吧。”

    说着,徐然的身影瞬间消失,当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出现在朱震坤的胸膛前,一剑便向着朱震坤的心脏处刺去。

    “噗~”剑芒入肉,徐然的弑神剑直接洞穿了朱震坤的心脏。

    “你......你竟然敢杀我!”朱震坤的眼睛瞪得老大,不敢相信的看着徐然。

    “哼!你这个废物,死不足惜!“说着,徐然又是一剑刺出。

    “不!”朱震坤嘶吼一声,眼眸中流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他没想到,这个自己从来不放在眼里的小辈,在实力比自己低了那么多的情况下,竟然能够一招秒杀了自己,这个结果让朱震坤根本无法接受。

    “你......你不能杀我!”徐然不屑的看着朱震坤,冷漠的道:“我说过,你的实力太弱,不足以与我相争,我若是想要杀你,你早就死了,而你还敢威胁我,你觉得你还有资格与我平起平坐吗?”听着徐然的话,朱震坤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一僵,接着他便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你......你这个逆贼,我朱家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我们朱家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说着,朱震坤的身体便慢慢化成了一团灰烬,这是弑神剑自带的特殊效果。

    .........

    “你没事吧?”见朱震坤彻底死透了了,徐然这才收起了自己的武魂,看向千仞雪问道。

    听到徐然的询问,千仞雪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因为太过害怕,她都忘记去检查自己的伤势,而她的胸口此刻仍旧疼得厉害,但是她却丝毫都不在意,因为她已经被徐然的行为感动了。

    “我......我没事。”千仞雪摇了摇头,脸颊微红的低下头去。

    “雪儿,你的胸口还疼吗?”徐然看着千仞雪,关心的问道,这几天因为担心千仞雪的伤势,所以他根本没有仔细去观察千仞雪胸口上的疤痕,但是此刻他才发现原来伤口已经愈合了,甚至连疤痕都已经淡化了不少,而这一幕让徐然心中大呼不可思议。

    听到徐然的询问,千仞雪心中一阵慌乱,连忙摇了摇头,但是却不敢抬头,她真怕被徐然发现她的秘密,到时候自己就不能心安理得的呆在这里了。

    “雪儿......我有句话想跟你说。”徐然一改刚才威风凛凛的样子,反而变得有些害羞起来。

    “你说吧,我听着......”千仞雪顿时明白了徐然的小心思,满脸期待的等待徐然的表白。

    “雪儿,我......”徐然话说一半,突然听到自己身后的木屋传来剧烈的声响,其中好似有朱竹清的尖叫。

    虽然徐然现在比较喜爱千仞雪,但朱竹清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徐然也是打算收入囊中的,因此徐然暂时停止了对千仞雪的表白,转而来到了那间木屋的门口。

    就在这时,陆毅所在的那间木屋门突然打开了,满面红光,精神奕奕的陆毅,昂首挺胸的走了出来。

    徐然的魂技和弑神剑的特性都是我编的,工作量太大,没有太多时间观看那么多的同人作品,十分抱歉,希望没有影响大家的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