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22章 老当益壮,朱震坤;移情别恋,徐公子

    朱震坤当然知道千仞雪是在喊自己加入这场战斗中,但他却依旧选择纹丝不动,静静的观察着千仞雪和玄阴巨蛇之间的激战。眼下这头玄阴巨蛇几乎占据了绝对的主导地位,它不断地挥舞着利爪攻击着千仞雪,但却总是被千仞雪轻易避过。

    在千仞雪的四周,则是不断升起浓郁的黑雾,这些黑雾将周围的环境都遮盖住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一般,不仅是千仞雪在其中,就连这条巨蛇也在其中转着圈,不断的寻找着千仞雪的行踪。

    “嗷呜~”一声怒吼从那黑雾之中传来,紧接着就看到玄阴巨蛇从巨雾中冲出,朝着千仞雪攻击而来。千仞雪的脸上露出一丝淡笑,第三魂技陡然亮起,轻轻抬手间,一股柔劲从她的指尖迸射而出,化作一道金色的光束,直奔巨蟒而去。

    那巨蛇似乎也早有准备,在金色光束即将碰到巨蟒身体的时候,巨蟒的身体猛地向后仰倒,身体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险而又险的避开了金色光束的攻击。

    巨蟒虽然躲过了金色光束的攻击,但却没有躲过千仞雪接下来的攻势,一掌狠狠拍在它的腹部之上,强大的魂力瞬间涌入其腹部之中。在剧痛之下,巨蟒发出一声惊恐至极的哀嚎,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下,溅起一片灰尘。

    “嗷呜!”巨大的惨叫声响彻在整座幽冥湖畔,巨大的蛇躯在地上挣扎了好几次,最终终于没了动静。

    “看够了吗?无胆鼠辈,和你那个什么统领没什么区别,都是废物。”千仞雪冷哼一声,对着远处正悄悄观察着的朱震坤道:“现在该是你出手的时候了,还不快滚出来。”听到千仞雪的话,朱震坤忍无可忍,很快就从远处的树丛中钻了出来。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朱震坤听到千仞雪的话,眼中闪过一抹凶芒,随即身影一闪,便消失在原地。朱震坤的速度极快,在他出手的刹那间,便冲到了千仞雪的身边,一掌拍在千仞雪的肩膀之上。

    千仞雪虽然躲过了一劫,但她的肩胛骨依旧承受不住这强烈的劲风,瞬间被打的凹陷了下去。肩膀上传来的剧痛,使得千仞雪娇躯微颤,脸色变得苍白。

    她知道,朱震坤的实力要比自己强悍许多,所以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自己绝对不会认输。千仞雪强忍着剧痛,将体内的魂力运转到右臂,狠狠的挥向朱震坤。

    “轰!”两人再次交手,千仞雪的身体再次被打的飞退出数丈,嘴角溢血,但却坚强的咬紧银牙没有喊疼。

    “好!好!好!“朱震坤看着千仞雪这倔强的模样,忍不住拍手大笑了三声:“我朱震坤就喜欢你这种不屈服的女子。”

    说罢,朱震坤便再次向着千仞雪冲了过去,速度极快,眨眼睛就来到了千仞雪的面前,第六魂技,幽冥震山击,悍然发动,双掌猛地推出,一道恐怖的气浪瞬间爆炸而出,将地面上的泥土和树木全部掀飞。而这股气浪的威力,甚至比起之前还要强横一分。

    “轰!”这一次,千仞雪依然没有办法闪避,直接被朱震坤的掌力拍中了胸膛。

    顿时,千仞雪的嘴里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被这股力量击中了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在地上滑出了近百米。

    千仞雪的身体刚落地,身体便挣扎着爬了起来,不顾伤势继续向朱震坤冲去,似乎要与朱震坤决一雌雄。

    “嘭嘭嘭!”又是几次碰撞,千仞雪的身体连续被打中,不停的向后退去,最终,她的身体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千仞雪小姐是吧,你很不错,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做我的二房啊?”朱震坤虽然比他哥朱震乾年轻几岁,但也是快奔五十岁的人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儿子,而他儿子在外游历已经四五年了,一点音信也没有,朱震坤心中焦急万分。

    再加上自己的老婆也已经快要五十了,二胎是肯定生不了了,自然而然也就有了娶个二房的想法。

    听到朱震坤的话,千仞雪的俏脸瞬间变得通红无比,一副羞愤欲死的样子,呵斥道:“呸,你个老混蛋,你也不看看自己都多大岁数了,为老不尊!”

    看到千仞雪的表情,朱震坤的眉头微皱,他想不到千仞雪竟然这般不识抬举,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他心狠手辣了。

    然而就在朱震坤打算对千仞雪强来的时候,周围的黑铁卫们,却都闻讯赶来。朱震坤内心大骂,这些不长眼的士兵们,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正当朱震坤分神眺望的时候,身旁的千仞雪抓住时机,发出一道强光暂时闪瞎了朱震坤的眼睛,随即煽动背后的天使翅膀飞到了半空当中,渐渐没了踪影。

    而此时的幽冥湖边,一众黑铁卫们正惊讶万分的望着眼前的情景。

    这一刻,他们都呆立原地,愣怔在了那里,一动不动的望着湖泊中央躺在地上的巨蛇尸体,脑海中一片空白。

    这条玄阴巨蛇足有数百丈长,身高十余米,全身黝黑,鳞片光滑坚硬,身上布满了密集的鳞甲,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夺目的光芒。

    一股腥臭难闻的味道充斥着鼻腔,让所有人都感到一阵恶心和不适应,胃部也随着这股味道开始抽搐起来,似乎想要呕吐。而且,一股股粘稠腥臭的血液正不停的滴落到湖面之上。

    “这是什么东西?”

    “好恶心!好腥臭!”

    “我受不了了!我要吐了!”

    “呕......”

    “这个湖中究竟养了什么怪物?”

    “这种怪物简直太可怕了!”

    ......

    “该死!”朱震坤望着飞走的千仞雪,气恼无比的暗骂了一句,随即便对着身旁的黑铁卫吼道:“你们傻了吗,还不给我追?”黑铁卫这才从惊愕当中回过神来,随即便带着自己的同伴,纷纷向着千仞雪逃跑的方向追去。

    而朱震坤自己,则是径直走到了死掉的玄阴巨蛇尸首上,用一把利刃在蛇身上仔细寻找着什么,不一会一颗足有人头大小的玄阴巨蛇的蛇胆便被朱震坤取了出来,至于那道万年魂环则是因为此蛇是被千仞雪所杀,所以也就没了什么价值。

    “陆毅此人,对我而言,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他可不能就这样轻易的死掉!”朱震坤充满笑容的脸上,却散发出一阵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喃喃自语道。

    朱震坤将玄阴蛇的蛇胆收到了自己的魂导器内,随后更是将玄阴巨蛇的尸体扔进了幽冥湖当中,算是为湖里生活的其他幽魂兽做一点贡献。

    做完了这一切,朱震坤又返回到湖岸上,看了看身上的衣衫,发觉衣服上沾染着许多玄阴巨蛇的鲜血,便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快步向着陆毅昏迷的地方赶去。

    ......

    另一边,身受重伤的千仞雪在夜幕的掩护下,意外降临到了一座小村落当中,两位身材纤细的绝美女子刚好发现了昏迷的千仞雪。

    “小清,她受了很严重的伤,快把她带到屋里去。”朱竹云略微检查了一下千仞雪的伤势,眉头紧锁道。

    “嗯,我们快点走。”朱竹清也发现了千仞雪伤的十分严重,于是赶忙将千仞雪抬进了自己的闺房当中。

    “小清妹妹,这个女人是谁呀?怎么会伤成这副模样?”一旁的徐然好奇的问着朱竹清。

    “不知道呀!我们只是路过村口的时候发现她在这里,便将她救了回来。”朱竹清摇了摇头。

    “小清,你先照顾好她,姐姐去找一些草药来治疗她。“

    “好的,竹云姐姐。”朱竹云离开之后,朱竹清也有些乏了,便将照看千仞雪的工作交给了徐然。

    待朱竹清走后,徐然便坐到床沿上观察起千仞雪来,她的脸色苍白,气息虚弱,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正常的,看样子她受的伤极其严重。

    “唉!真是倒霉!”徐然看到千仞雪如此惨状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朱竹清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进来。“徐大哥,你帮帮她吧!”

    “哦,好吧!”徐然点了点头。

    床上的千仞雪听到身旁有响动,缓缓睁开了眼睛,但因为身体非常虚弱,连说话都没力气。

    “小清妹妹,把药端进来,我来喂她喝吧!”

    “嗯,好。”

    “你去准备一些吃的东西来,我喂她喝点水。”徐然看到千仞雪醒了过来,顿时觉得心情十分的舒畅,干什么都有劲了。

    “哦,好的。”等朱竹清离开后,徐然拿着朱竹清递给他的汤药,用勺子舀起一勺汤药,然后用嘴吹冷了送入到千仞雪的口中,等温度差不多了,徐然便将汤药慢慢的喂给千仞雪。

    “咕咚咕咚!”千仞雪喝了一口汤药之后,便剧烈的咳嗽起来,她咳嗽的脸都红了,一张脸上全是痛苦之色。

    看着这幅模样的千仞雪,徐然心疼不已,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体验过,他只能继续给千仞雪喂药。

    就在这个时候,朱竹清提着饭菜走了进来。

    “来,吃些饭菜。”

    “嗯嗯。”徐然放下碗筷接过饭菜便喂起千仞雪吃饭来。一口口的饭菜被喂给了千仞雪,千仞雪吃饭的速度变缓慢了许多。

    徐然将一碗粥喂完了,然后又喂起其他的几个馒头来。终于,千仞雪将那碗粥全部都灌了下去。徐然见状松了一口气,他将剩余的米粥倒在了碗底,放在一旁的桌子上,然后将剩余的食物全部收拾干净了。

    “好了,吃饱了,就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才能好的快。”徐然将空碗放回原处,轻轻拍了拍千仞雪的肩膀。

    千仞雪睁眼看向徐然,感激的对着徐然笑了笑。

    “呵呵。”徐然淡淡的笑了笑,转身走出了房间,他怕自己在多呆一秒就会忍不住抱住千仞雪,毕竟这么一个绝色佳人躺在自己的怀里,实在是太考验他的忍耐力了。

    “哎呀,这个混蛋竟然趁我睡着占我便宜,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待徐然走后,千仞雪的脸色顿时变得通红,双颊上浮现出两朵红晕。

    徐然离开房间后,朱竹清也跟了上来,她将一个盛满菜肴的托盘放到了桌面上。

    “徐大哥,你还是先休息吧!“朱竹清看着徐然说道。

    “没关系,我不累,反而感觉很充沛呢。“

    “呃!那好吧!“朱竹清看着眼睛有些血丝的徐然说道:“那你先坐一会儿,我去做点晚餐。”

    “不必了,你先去休息吧!等晚餐好了我再去叫你。“

    “嗯!那好吧,我去休息了。”朱竹清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徐然坐在桌子旁,望着桌子上的食物,他感觉自己的肚子有些饥饿,便拿起筷子夹起一块红烧肉,放进了嘴巴里,咀嚼了两下,便吞咽了下去,一股油腻的味道顿时弥漫了整个口腔。

    “呸呸呸,好难吃啊,真不知道小清妹妹是怎么做出来的。“徐然皱起了眉头,他不由得有些生气。

    一伸手想要去拿另一道素菜,却不小心打翻了朱竹清亲手做的红烧肉,但徐然却觉得不以为然,反正做的那么难吃,翻了也就翻了,继续美滋滋的吃着其他菜肴。

    殊不知这一幕刚好被躲在角落的朱竹清看的一清二楚,看着自己亲手做的红烧肉被徐然打翻在地,很明显,自从那个女人来到村子之后,徐然哥哥就变心了。

    想到这里,朱竹清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泪水。

    一边擦着眼睛,一边回到了房间。”徐然哥哥真是太过份了,怎么可以那样对待我,我为他付出了那么多,他居然.....“朱竹清的心中越想越愤怒,越想越委屈,最终忍不住蹲在墙角痛哭起来。

    徐然并不知道自己打翻了一道红烧肉的后果是什么,依旧吃的津津有味,他一直埋头苦吃,直到将桌子上剩余的菜都消灭殆尽。

    “好饱!”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徐然舒展了一下筋骨,这种感觉让他感觉非常幸福,他站起身来准备洗把脸,然后再去房间找找千仞雪,毕竟千仞雪还是个病人,得需要他的精心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