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14章 我是被动的啊

    看着被丈夫摔成碎片的绿色宝石,朱沐茵的内心也跟着颤了一下,但她却只能强忍着内心的委屈,默默低下头,不敢吭声。

    朱沐茵低头之后,戴天临的目光便落在了在场的众人身上,他的眼睛里透着怒火。“诸位,今晚这场寿辰就到这里吧,把大殿收拾一下,你们便离开吧。“戴天临一边愤怒的吼道,一边阔步走到了朱竹云等人的身前。

    戴天临伸手想要触摸了一下老朋友朱震乾的尸首,但却被朱竹峰和朱竹云兄妹俩阻拦了下来,戴天临看着满脸倔强的朱家兄妹,深深的思索了一下,缓缓开口道:“从今往后,戴家与朱家的战略合作关系就到此为止吧,从前签订的合约全部作废。”

    说完这些话之后,戴天临转身离开了大殿,而朱家人也收拾了一下,纷纷起身离去,朱家人都知道,自己家族将会迎来一个巨大的机缘,而这场机缘却是朱家的家主用命换来的,不得不让人感慨万分。因此在这个时候,他们也只能选择避其锋芒,尽量保住朱家的根基。

    朱家人一起离开之后,大殿上剩余的人便越来越少,这次的寿宴,大部分都是星罗城内的王公贵族前来祝贺。

    今晚这场乱局,未尝不是给他们提了个醒,哪怕强如朱震乾也保不住自己的性命,往后没了朱家的抗衡,星罗帝国的贵族权利将会再度被皇帝戴天临分割。

    而朱震乾的死亡也意味着朱家即将面临巨大的危机,熬过去了便是前途一片光明;熬不过去那就彻底覆灭!

    同时这也是星罗城的贵族们所共同的心声,因此这次的寿宴上虽然发生了许多不愉快的事情,但并不影响他们的心情,因为他们都一致认为压在他们头上的两座大山已经没了一座,以后的日子说不定会更舒服一些......

    翌日,午时。

    陆毅渐渐从昏迷状态醒来,忽然感觉自己的右边身子有些发麻,尤其是手臂都快被压的没有知觉了。缓缓睁开眼睛一看,衣衫不整的戴琳琪正趴在自己的身上熟睡着,嘴角还挂着一丝甜蜜的笑容,看到她如此模样,陆毅也不禁笑了起来。

    “嗯~”戴琳琪微微转了一下身子,感觉到了什么东西压住了自己的肩膀,顿时惊讶的睁开双眼,只见陆毅满脸笑意的躺在自己的身旁,心中不由的一阵慌乱,赶紧坐了起来。

    陆毅看到戴琳琪那慌乱的神色,顿时笑着问道:“怎么?害羞啦。”

    戴琳琪听到陆毅的话语,不由的红着脸瞪视着他,没好气的回答:“切,谁害羞啦,我就是太累了。”说完还打了个呵欠。

    陆毅笑着说道:“哦?既然不害羞为什么脸红啊,难不成你昨晚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成?”

    戴琳琪听到陆毅的问题,更加不好意思了,只能把脸扭向另一侧,不再说话。

    陆毅看到戴琳琪的举动,知道自己再说下去,肯定又要惹她生气了。

    “那个,快起床吧,我们先吃个饭。”说完便掀开被子下床穿衣服,穿衣服的同时,还不忘调侃一番戴琳琪:“你昨晚,不会真的对我做了什么吧?”

    戴琳琪听到陆毅的话语,顿时更加的害羞了,只能把头埋入膝盖里面,假装自己根本不存在一般。过了几秒钟,戴琳琪抬起头,发现陆毅已经穿好衣服站在了自己的跟前,而且正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盯着自己,不禁羞涩的低下了头。

    看到戴琳琪羞涩的表情,陆毅不禁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调戏道:“哈哈,傻丫头,昨天晚上你没有受伤吧。”

    “没有,不过昨晚好像发生了一件大事,我醒来之后发现父皇和母后好像吵了一架,气氛很不对劲,你今天说话小心点。”

    听到戴琳琪的话语,陆毅顿时愣住了。不禁疑惑的反问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是和朱震乾的死有关?”

    戴琳琪想了想,说道:“也没什么,父皇说,让你在这里待两天。”

    陆毅一听,顿时苦恼的挠了挠头,说道:“那岂不是两天之内都不能离开皇宫了吗?看来还真是要找我背锅了啊,这可怎么办。”

    戴琳琪看着陆毅愁眉苦脸的模样,顿时捂住嘴偷笑起来,陆毅一看,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哼,臭丫头,居然戏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陆毅说完便朝戴琳琪扑了过去,而戴琳琪则笑嘻嘻的躲开。

    两个人一直绕着房间跑了十几圈,终于停了下来,戴琳琪喘着气靠在了墙上,看着陆毅一脸得逞的样子,顿时怒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不过心里却乐开了花,因为刚刚她故意说了句谎,实际上戴天临不仅没有限制陆毅的出行,反而还告诉戴琳琪必须好好对待陆毅,满足他提出的所有要求。

    一想到这里戴琳琪的心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因为她再一次见识到了身为皇室公主的无奈,自己天生便是被父皇拿来巩固自身地位的工具。

    哪怕自己的天赋超过了前面的六个哥哥,也根本无济于事。好在父皇让我笼络的目标是陆毅,也算是这场悲剧当中唯一的一丝幸运了。

    自己必须把握住这次改变命运的机会,才能不至于像其他贵族小姐那样被关在笼子里,随时被送进别的家族当做联姻的工具,甚至最后惨死在某位皇兄的剑锋下。

    想到这里戴琳琪的心情又好转了许多,不管如何她都要尽快让陆毅爱上自己,因为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逃脱这样的悲剧。

    “陆毅!”戴琳琪一脸认真的叫道,陆毅顿时停止了嬉闹,疑惑的望向戴琳琪。

    戴琳琪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陆毅,我想拜托你件事,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呢。”

    “什么事情,你说吧!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陆毅淡定的说道。

    戴琳琪点了点头,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帮助我,带我离开星罗城,哪怕一辈子都和你过男耕女织的生活,我也愿意!”

    陆毅闻言先是愣了一下,不明白戴琳琪这么说究竟是为了什么?

    但是很快就想通了,原来这个小妮子是要利用自己的实力,帮她逃脱星罗皇室悲哀的宿命。

    原先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大,戴琳琪只是把自己当成不想与朱家联姻的挡箭牌,所以才签了个什么假装夫妻的计划书。

    但现在不同了,自己现在十万年魂环加身,九十级封号斗罗的实力,哪怕是在戴天临的面前,陆毅也毫不畏惧。

    “我该怎么做,才能够帮你?”陆毅朝戴琳琪轻声问道。

    “很简单,只要你肯真正娶我,以你现在封号斗罗的实力,父皇没理由会拒绝你,到时候你只需要一句话,父皇绝对会把我赏赐给你的。”戴琳琪眼神当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但嘴上却信誓旦旦的说道。

    听到戴琳琪的话,陆毅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想错了,我可以帮助你,但并不一定要用这种方式。你是一个完整的人,不是一件商品,你有资格也有权利去做自己喜欢的任何事情。”

    “换句话说,我觉得你们星罗皇室制定的什么狗屁继承者规则,简直就是一堆垃圾。如果要是让我有机会遇到制定这条规则的人,我一定用我手上的板砖敲爆他的脑壳,问问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居然这么对待自己的子孙后代。”

    “像你这样的花季少女,本就该快快乐乐的生活,现在却不得不要思考这些自由与生死之间的问题,这是多么可笑的讽刺。”

    看着眼前,满脸写着愤愤不平的陆毅,戴琳琪噗呲一声,笑出了声,两行清泪从她的俏丽的容颜上滑落了下来,慢慢滴落到了口中,苦涩的泪水,令她心头间的沉闷,减轻了一些。

    她轻咬着嘴唇,看着陆毅,哽咽地说道:“陆毅,谢谢你。”

    陆毅笑着摸了摸她柔顺的秀发,说道:“傻丫头,你只要乖乖的做你的小公主就好了。”

    陆毅帮戴琳琪擦拭掉了脸上的泪痕,笑眯眯的说道:“以后你也不用再想那些沉重的事情了,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看着眼前笑意盈盈的陆毅,戴琳琪感觉到了心头间的温暖,她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身心已经完全被眼前这个男人给征服,她觉得自己的心中已经装不下其他东西,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唯一爱的人。

    这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渴望能够和这个男人永远生活在一起,而且这个男人似乎是她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夫君......”戴琳琪的一双玉臂抱住了陆毅的脖子,将娇艳的红唇贴到了陆毅的嘴边,陆毅轻轻闭上了双眸,深吸了一口气,吻住了戴琳琪那粉嫩的红唇。两人就这么静静的拥吻着,不过戴琳琪却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

    不知过了多久,戴琳琪慢慢的将陆毅压到了身后的床上,好一阵****,水深火热之后,两个人渐渐冷静了下来。

    戴琳琪害羞的靠在陆毅宽阔的胸膛上,听着陆毅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不禁抬起手摸了摸陆毅坚硬的胸肌。

    陆毅一只手搂着戴琳琪纤细的腰肢,另外一只手则是轻轻抚摸着戴琳琪乌黑柔顺的长发,这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谁?“陆毅低沉的嗓音问道。

    “是我!“是王妃朱沐茵的声音,戴琳琪连忙从陆毅的怀中退了出去,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衫,整理了一下散落在肩膀的秀发,坐在了陆毅的床上,看向了陆毅,脸上泛着淡淡的绯红,一副幸福的模样。

    陆毅则是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景色,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进来吧!”听到陆毅的回答,朱沐茵走了进来,看到陆毅和女儿戴琳琪两人正坐在床上,不由的愣住了。

    “怎么这么慢,你们刚才在干什么呀?”朱沐茵一脸尴尬的看着陆毅和戴琳琪两人,目光渐渐注意到了地上散落的衣物。

    “啊!母后我们......我们什么也没干。”戴琳琪看出了母亲的疑惑,连忙解释道。

    “嗯嗯,我知道了!”朱沐茵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了陆毅的房间,在临走前她的眼神还不忘狠狠的剜了陆毅几眼,仿佛陆毅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这让陆毅很郁闷。

    “这可不关孩子的事啊,我是被动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