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备用网站最新地址(记得收藏)

第11章 想要抢亲?问过我手上的板砖了吗!

    “陛下,今晚既然是王妃的寿辰,为何没有请我等前来赴宴那?”朱震乾的身后一众家族精英几乎全都到了,包括与戴琳琪指婚的朱家长子朱竹峰,甚至就连大皇子戴维斯的未婚妻子朱竹云也赫然在列。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昨天还出现过的朱竹清,今晚却并没有来。

    众多王公贵族们纷纷看向了皇位之上的戴天临,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却没有一人敢问出口,毕竟这两位可都是星罗帝国的顶梁柱啊,如果惹怒了这两位大佬当中的其中一位,自己这些家族恐怕就真的完了。

    “哈哈......朱兄,这件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妥,还望几位能够见谅。“戴天临尴尬的笑道,随后向身旁的朱沐茵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去安抚一下朱家的几位贵客。

    “大哥,今日能够前来给妹妹庆生,真是妹妹的荣幸啊。不过,妹妹今晚身体不便,大哥和各位就请先入席吧。“朱沐茵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向朱家众位说道,语气之中带着明显的安抚意味。

    朱震乾满脸失望的看着眼前的妹妹,很明显朱沐茵已经彻底沦为戴天临的“王妃”了,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个朱家骄傲了。

    而朱家其余众人在听了朱沐茵的话后,也纷纷露出失落的表情,只不过却也没有一人敢多说什么。

    毕竟,眼前这可是皇家的事情啊,他们这些小辈就算在不愿意也只能忍了,朱震乾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走进了大殿之内,十分随意的找了一个角落盘坐了下来。

    整个大殿随着朱震乾的到来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朱震乾的身上,朱震乾也感觉自己被众人瞩目,心里很是别扭,但是又无可奈何,毕竟现在的他已经不仅仅是代表自己了,更是代表着传承千年的幽冥灵猫家族。

    而朱沐茵在看到朱震乾的反应后,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的神色,但是很快就掩饰了起来,随即也走向自己的席位。

    戴天临看着这一幕,眼睛微眯,嘴角微翘,随后转过头对着一边的侍卫吩咐道:“把我刚刚准备好的礼物拿过来。“

    侍卫闻言点点头,恭敬的离开,片刻之后就抱着一个大盒子来到戴天临面前,戴天临伸手打开盖子,从盒子里取出一块玉牌,这块玉牌通体白皙,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龙形图案。龙爪呈尖状,头顶有三根龙须,身体上覆盖着金黄色的鳞甲,看起来威武霸气。

    而且,戴天临的手上还拿着另外一块玉牌,上面刻画着一条展翅高飞的凤凰,看起来异常的华丽。戴天临把这两块玉牌放在了一起,两块玉牌在一起相互映照,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看起来异常的漂亮。

    “王妃,今晚是你的寿辰,这两块龙凤玉牌算是我送你的礼物,传说凡是被龙凤玉牌绑定的有情人,无论相隔多远,都可以感知到对方的存在。”戴天临将手上的两块玉佩递给了朱沐茵,想要表达的言外之意再清楚不过了。

    朱沐茵与戴琳琪做了快二十年的夫妻,怎会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在想什么,只见朱沐茵缓缓起身,走到了陆毅与戴琳琪的身前。

    “小七,这对龙凤玉牌,便送给你们二人吧。愿你们以后的感情能够一直和和睦睦的,千万不要辜负了母后的期望。”

    “母后......”戴琳琪抹了抹通红的眼眶,十分恭敬的接过了龙凤玉牌,随后和朱沐茵拥抱在了一起。

    原本这是一场母女情深的感人场面,但在今天这个敏感的场合中,一切却都显得十分怪异,戴天临看着这对母女,眼神当中流露出一丝复杂的神情,但很快便被他调整了过来。

    包括陆毅和戴琳琪之间的气氛也显得十分怪异,两个人站在一起,明明非常的般配,但总感觉缺少了一点东西。

    “陆毅......“就在此时,朱沐茵轻声唤了一句。“恩?王妃有何吩咐?“陆毅听到朱沐茵叫她的名字,心中猛然一震。

    “陆毅,今晚是我的生辰,也算是我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愿。你和小七的婚礼还是早点定下来吧,我看两天之后的百花节就不错。”

    朱沐茵说这句话的时候,身旁的戴琳琪脸颊红晕,低着头,不敢看向陆毅的双眼。

    “我......我觉得......”陆毅刚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一道声音给打断了。

    “我不同意,七公主殿下,是我朱竹峰的未婚妻,凭什么嫁给他一个毛头小子。”

    突兀的声音打破了此刻的宁静,让众人全都愣住了。

    “你说谁呢?“陆毅看着朱竹峰,皱眉问道,眼神当中满是不悦。

    “你管我说谁,反正这件事就这么办,我们家的事儿不用你操心。“朱竹峰毫不退让的说道。

    “啪......“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突然响彻了整个大殿,所有的宾客都被吓呆了,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不敢置信。只见坐在首位的朱家家主朱震乾,一掌拍碎了桌子。

    随后站了起来,看着朱竹峰,咬牙切齿的吼道:“你个混账东西,你怎么和人说话那,我教没教过你。男人之间的事情,靠说话是没用的,唯有用实力说话,才是硬道理!“

    “是,父亲,孩儿知错了。”朱竹峰立即召唤出了自己的武魂,两黄两紫,魂宗顶级实力,乍一看觉得不错,但朱竹峰此人今年已经二十四岁了。

    “儿子,勇敢去面对吧,夺回属于咱们......”

    “够了。“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冽的声音打断了朱震乾的话语,随后只见一身穿紫色长袍的青年迈步向着朱竹峰走去。众人在看清青年的模样后,心中全都惊叹不已。

    只见这青年容貌俊朗,身材修长,五官端正,一副翩翩君子模样,而且他的身上透着一股高贵气息,仿佛不食烟火,但是却又有种不怒而威的霸气,他就这样淡然的走了过来,但是在走路的过程当中,却又给人一种无法匹敌的压迫感。

    “徐然?“朱竹峰看着眼前走来的青年,心里也是一阵忐忑,他能感觉得出来,来者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他甚至能从对方身上察觉出一种危险的气息,这是他以往从未有过的感觉。

    徐然,朱家十大暗卫之首,武魂弑神剑,四十四级器魂宗,魂环配置四个万年魂环!

    “父亲,我把徐然哥哥请来了,咱们赢定了!”许久未曾露面的朱竹清,终于赶到了现场。

    “小清,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惹你生气了,徐然哥哥来给你报仇。”

    徐然的话音刚落,朱竹清的声音便响起了。“徐然哥哥,就是那个人!“听着徐然的话,朱竹清直接伸手指向了站在原地一脸无辜的陆毅,陆毅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但又不能轻易发火,只能暂时忍让一下。

    “徐然,你终于肯出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恐怕就见不到我了啊。“朱竹清看着徐然,眼睛微红,似乎要哭出来。

    “小清别急,慢慢说,究竟怎么回事。“看着许久未见的朱竹清,徐然的心里一软,连忙开口问道。朱竹清深吸了口气,平复下情绪,随后将自己与陆毅,戴琳琪二人的矛盾简单的说了一遍,徐然也是听得目瞪口呆。

    “这么不讲理的家伙也太嚣张了点吧,小清,这件事情交给徐然哥哥处理,保证帮你出这口恶气。“徐然听完朱竹清的诉苦之后,看着眼眶微红,却依旧倔强的朱竹清,轻声安慰着。

    “徐然哥哥,你真好!“听了徐然的话,朱竹清心中感觉暖融融的,她从未想过,这个自己一直讨厌的男孩,居然会如此帮助自己,而且还愿意为了自己去找自己的仇人报仇。

    “喂,那个躲在女人后面的混蛋给我滚出来,我的小清,是你这种垃圾能够伤害的吗?”徐然十分神气的指向了陆毅,言行举止像极了街头上的地痞流氓。

    “你说谁是垃圾?“陆毅运行魂力施展弥天逍遥步,身躯化作一道残影,随后一把抓住了徐然的衣领子。

    “就是你啊!怎么着?难道你不承认?“徐然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看着陆毅。

    陆毅被徐然气笑了,开口道:“这么说,你觉得自己比我强咯?”陆毅松开了徐然的衣领,一脸玩味的看着他。

    “那还用说,我徐然,一个打你十个,像你这种靠吃软饭的小......”徐然话说到一半,突然看到了陆毅脚下的九个十万年魂环。

    徐然立刻改口道,“靠女人吃饭的家伙,我徐某人不屑于跟你一般计较。“说完,直接越过陆毅向门口的方向走去。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陆毅冷冰冰的声音,顿时令徐然感到毛骨悚然,连忙施展魂技准备跑路,但很可惜,已经晚了。

    “啊!“一道凄惨的叫声突然传入众人耳中,众人抬眼望去,发现徐然已经被一块长达数十米的巨大板砖,压的死死的。

    “救命啊,大哥,求您饶我一命,我再也不敢了。”徐然趴在地上,痛苦的哀嚎着,心中却是无比的郁闷,自己这算是倒霉催的吗,竟然碰上这种极品,真的是倒霉透顶。

    听闻这声惨嚎,众人纷纷转身向陆毅望去,这时陆毅脸色依旧是那副冰山般的表情,只是双目之中闪过一抹寒光,令人看了忍不住心生胆颤。

    “哼,就凭你这种人也配做我兄弟,今日就把你打残废。“陆毅说完便举起手掌,狠狠地拍在板砖上。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巨石仿佛都震动了一下,紧接着一阵剧烈的晃动从板砖之上传来,徐然只觉得全身的骨骼都快碎裂了,痛苦的呻吟了起来。

    “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徐然拼命地求饶道,但是陆毅根本不理睬徐然,继续狠狠地将板砖拍在他的身上。

    板砖上传来剧烈的撞击声,徐然的身体也随着板砖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了!“

    徐然拼命地哀求道,但是陆毅根本不予理睬,继续狠狠地砸着,徐然只感觉浑身仿佛都在散架了一般,剧痛难忍,他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现在只能期待奇迹发生了。